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后金时期娼妓为何多以“哥”为名?

2014-03-17 21:06 《清入关前国家法律制度史》 张晋藩 郭成康 2807
天聪六年(1632年),王舜泰在奏疏中说:“我国冠服混淆,贵贱难分,甚有乐户之穿戴更强于良贵。”②天聪八年(1634年)二月,镶黄旗人徐明远条陈六事,其一是:“宜禁止买良为贱,以儆乐户”,他说:“第有遵、永妇女少有姿色者,...
后金时期娼妓为何多以“哥”为名? 图1
  允许乐户娼妓合法存在

  天聪六年(1632年),王舜泰在奏疏中说:“我国冠服混淆,贵贱难分,甚有乐户之穿戴更强于良贵。”天聪八年(1634年)二月,镶黄旗人徐明远条陈六事,其一是:“宜禁止买良为贱,以儆乐户”,他说:“第有遵、永妇女少有姿色者,或被其主卖充娼妓,……且乐户、官妓者,择留足用亦可已矣,何必使金汉官吏军民贪恋花酒,暗消财货?此实于国有损而无益者。夫自古乐户买良为贱,律拟充军。迄今岂可听其所为有不行禁止哉?”

  从上述奏疏和条陈中可以看出,在天聪时期,乐户、官妓是合法存在的,徐明远所奏请禁止的,只是乐户买良为娼,而不是泛指。

  现存崇德三年(1638年)至四年(1639年)的刑部档案,更以确切物证说明了乐户、娼妓和变相娼妓的戏子,是普遍存在的。请看正蓝旗牛录章京赛永年一案:

  “都察院承政祖可法、张存仁,参政吴景道、王子嘉将正蓝旗赛永年执送法司鞫审。一款,仗势强勒娼妓张三姐、刘达、沈哥、赛艺、刘三哥、桂哥、田娇哥、荣哥、刘金玉、鲍哥、刘明兰等在其家奸宿……。一款,凡乐户新买之娼妓,先取至其家包宿三、五日,然后方释之而去。此事问新买之妓洁玉、张春哥、郭寿、梅娇、张玉怡、张玉楼、张三姐、田大顺儿等即知。一款,仗势强买乐户张成荣之妓女为妾,此女今在,可质问之。一款,僧人韩某曾睡妓女索瑶子被人所讦,本年正月初五日,索瑶子曾去赛永年之家,即睡一夜,事后将其全家俱免罪,反将乐户之主鞭五十。一款,僧人四风讦告僧人四郁、关林于本年正月外间宿妓……”。

  此外,贵族家内也蓄妓。《盛京原档》第204号记载:“将罚给正红旗瓦克达之妓女给了额尔克楚虎尔贝勒”,额尔克楚虎尔即年轻的贝勒多铎。崇德四年(1639年)五月,多铎得罪,皇太极责备他前此出师至张家口时,“急欲还家”,“非以妓女为恋乎?”。

  崇德三年(1638年)七月,礼部承政汉官祝世昌奏请禁止阵获良人妇女卖与乐户为娼,对此,皇太极大为震怒,指斥祝疏“甚为悖谬”,并不顾事实,自称“朕以娼妓有妨风俗,久经禁革”。刑部仰承太宗旨意,以祝世昌兄弟“身在大清国而心犹在明国,策应明同、显系奸细”为由,论死。同案被株连的还有鲍承先、姜新、马光先、孙应时。此案奏闻后,皇太极免去祝氏兄弟死罪,但孙应时以启心郎代祝世昌改疏,被处死。显而易见,对此案的严厉制裁,不在于卖良为娼本身,而在于汉官为被虏汉人陈情,因而被视为政治性案件。不过从此案所载皇太极的言论,似乎清初有禁革娼妓的法令。但即使有法,也是禁而不止的。

  禁止大臣官员狎妓

  关外时期社会淫风甚盛,嫖妓的各色人等均有,但法律禁止大臣官员狎妓,否则治罪。据《盛京刑部原挡》记载:

  “正黄旗和硕额驸额尔克戴青偕巴图鲁詹与妓狎,解朝带与之。巴图鲁詹曰:‘我欲将在朝鲜所获马匹、人口赠妓’。于是,额尔克戴青亦曰:‘我亦取而赠之……’。此事被揭发后,经法司审实治罪。

  又如(镶红旗摆塔大周六所养之大凌河守备)刘士登用出征朝鲜所赏二十两银,又卖了五匹缎,买了两个人,一匹马。又将此卖掉,得银五十八两,狎妓女刘达,将银用光”。经刑部审理,“狎妓是实,刘士登鞭五十,准折赎,罚银十六两六钱六分。”

  总之,清初乐户实际上是合法的,娼妓是普遍存在的。如果确如清太宗皇太极所说,有“禁革”娼妓的法令,那也不过是具文而已。当时娼妓之所以成为某些汉官关注的社会风气,主要原因在于大量汉人妇女作为俘获被掠入满洲,她们的身份也立刻从良家妇女沦为贱人,加以人口买卖的合法存在,必然有无数汉人妇女源源不断流入乐户。汉官从区别良贱、禁止乐户买良为娼的汉族传统的法律、道德观念出发,建议皇太极制止卖淫现象的泛滥。皇太极则囿于民族偏见,认为这些汉官护庇

  汉人,对满洲统治者尚有异心,必欲兴动大狱,杀一儆百。从以上某些案例来看,关外时期对于违反行政法的行为,或给予行政处分,或予以刑罚制裁,二者交互为用。这种情况不限于清初,即使在中国封建盛世的唐朝也是如此。这正表现了中国封建时期行政法的特点,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娼妓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