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三十载后鲜明如昨的记忆

2014-03-19 20:18 抚顺7000 王尧 1202
三十载后鲜明如昨的记忆——记为期两年的党校脱产学习生活王尧生命中最宝贵的历程,总是让人时时回忆。如果这一段人生的记忆里总是有湛蓝的天,葱郁的大地,满山满岭的鲜花绿树,温馨的夕阳,奔流的河水,抑或是凛冽的白雪朝露,还有那么多生动熟悉的脸庞,那么活跃丰富的活动,那是永生难以磨灭的。3...

三十载后鲜明如昨的记忆

             ——记为期两年的党校脱产学习生活

王尧

 

生命中最宝贵的历程,总是让人时时回忆。如果这一段人生的记忆里总是有湛蓝的天,葱郁的大地,满山满岭的鲜花绿树,温馨的夕阳,奔流的河水,抑或是凛冽的白雪朝露,还有那么多生动熟悉的脸庞,那么活跃丰富的活动,那是永生难以磨灭的。30年前石门岭时期的中共抚顺市委党校,就是这样的场景,两年的脱产学习,是我记忆中的瑰宝。

19849月,经我的母厂——抚顺挖掘机厂党委的推荐,并经过考试,我进入了中共抚顺市委党校首期理论班,开始了两年的脱产学习。这应该是市委党校的第一期大专学历班。那时,市委党校座落在石门岭。入学,是党委组织部派车把我们三位本厂的学员送到党校的。驱车1个小时左右,在漫山遍野的松树丛林中,在鲜花万点,绿柳千条的环抱中,一座碧瓦红墙三层楼的学校呈现在眼前。报到的学员们熙熙攘攘,年龄都在3040多岁,只有我和另2位同学20多岁,我们是全校学员中的小虎队

党校的教学安排非常严谨细致。党校分培训班、理论班两个班次,课程设置也很多,有比较系统、全面的党的理论、党的历史和国际共运史课程,还有中国近现代史、行政法学、行政管理、中文写作等,共十几门课。教师们备课认真,授课严谨、耐心。比如范永新老师(后提任副校长、已退休)讲授的《国际共运史》资料非常详实、吸引人,老师的中文写作课实用性强,引经据典非常精彩,很受同学们的欢迎。学校也时常请当时的中共抚顺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来到党校,给全校学员做专题讲座,介绍市情,宣传城市的发展战略。同学们都非常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因为既能获得当时比较热门的正规大专学历,又是实实在在给自己“充电”的良机。学习氛围非常浓厚,上课真是鸦雀无声,下课就到图书馆阅读、查资料,回到寝室也是默默无声地温习、加强对课程的消化理解。学员们来自全市各个县区,都是机关、国有大中型企业、公安、教育、群团组织等各个岗位的中层干部,有很多学员还是企业里的劳动模范、田间地头的农村干部,都是“接地气”的干部。我们班的刘淑梅大姐还是矿区采煤组的模范,有一次下井采煤踩到钉子上把脚都穿透了,她简单包扎后仍然坚持劳动一直到升井,被誉为“铁姑娘”。同学们生活阅历多,工作经验丰富,但有些学员确实文化底子薄。但他们自身勤奋、刻苦的努力,同学间的互帮互助,教师们耐心细致的教学使他们弥补了这些短板。两年毕业后到今天,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走上了领导岗位,还有两位同学走上了市级领导岗位,这是党校和全校同学的光荣。

党校的脱产学习丰富多彩。培训班、理论班里都设有党支部,很多同学靠优异的表现在这两年中光荣入党。学校还设有团委,有图书馆、食堂、理发室、医务室等保障部门。同学们时常组织篮球赛、排球赛、乒乓球赛。学校还举办了一届运动会,同学们你追我赶,各班之间敲锣打鼓,较劲加油,煞是热闹。业余生活也非常丰富多彩。到了周末,一些同学回家小住,还有一些同学不回去,大家就一起到山里采蘑菇,采野菜,钓鱼,捉林蛙,就在河边炖着吃。培训班的同学在冬天还组合了一批冬泳爱好者,大冬天“壮怀激烈”地到河边冬泳,野蛮体魄,强健身心。1986年国庆节前夕,学校还组织了一次全校联欢晚会。培训班和我们理论班的这些老大哥、老大姐同学真是藏龙卧虎,别看平时深藏不露,此刻却一鸣惊人,隐藏的激情完全释放,把晚会变成了欢乐的海洋。作为全校最年轻的学员,我自然不甘寂寞,与班里的张淑丽大姐合演了男女生二重唱,选择的曲目是新疆民歌《婚礼之歌》,当时王洁实、谢丽丝两位歌唱家把这首歌唱得风靡全国。当我一条腿跪在地上,拍着手鼓唱道“石榴花一样的阿娜尔汗”时,张大姐还俏皮地做了一个新疆姑娘“动脖”、拧腰、“云手”连环的动作,全场同学齐声欢笑、鼓掌、喝彩,那场面都不亚于今天的什么明星演唱会。在两年的学习生活中,同学们友谊日愈深厚,许多大哥、大姐还热心为我们三个年轻学员张罗、介绍“对象”。

30年过去了,当年英姿飒爽的同学们都已临近退休,当年最小的我也50岁了。我们理论班的班长李东成老大哥已年近七旬。乌克兰有位诗人写过一篇非常感人的诗,名字叫《走来我们的奶奶》。他在诗中吟诵道:“我在神秘处丢失了青春年少,高山之巅,湖水之底,丛林的深处,何处觅踪?无人知晓”。30年过去了,我们的青春遗落在哪里?我们把青春留给了勤奋的学习和工作,也留给了十月怀胎的苦,临产分娩的痛,留在了送孩子去幼儿园的路上,留在了为三口之间辛苦拼搏的日日夜夜。许多年过去了,孩子们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成了挺拔英俊的男子汉,他们还携手踏进了婚姻的殿堂。而这一刻,也正是我们的青春最灿烂的谢幕之时。然后,儿女的孩子便出生了,我们又满怀欣喜地抱着他们的孩子,重温他或者她小时候的故事,领着我们的隔辈人重走孩子从小到大的道路,也会时时回顾自己一生的历程。我相信他们都不会忘掉这段难忘的学习生活,不会忘记石门岭崇山峻岭中的中共抚顺市委党校——那座鲜花盛开的象牙之塔,那座给我们注入精神文化营养,给了我们友谊的殿堂,她令我们这批老学员充满怀念,也对今天的党校充满敬意和祝福。

当年我到市委党校脱产学习,是我的母厂——抚顺挖掘机厂党委为了培养共青团后备干部的考虑,没有任何背景、关系。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是哪位领导推荐了我。忆及这一点,我更加怀念在党校宝贵的两年脱产学习,更加怀念我的母厂,怀念那时老国企党政班子多么正规的工作体制和作风!我祝福仍然健在的母厂的领导和朋友们,祝福已退休和仍在学校岗位上工作着的老师、员工们身体健康,也祝福抚顺市委党校越办越好,为振兴抚顺老工业基地培养出更多英才。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