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王明琦:对后金信牌的两点辨正

2014-03-21 21:40 社会科学辑刊1981年4期 王明琦 2361
关于蒙文信牌正面刻文和背面诏文款识的汗号,其译音均为“车臣汗”。“车臣”汉译为聪明的意思。用“车臣”一词作为汗号的有喀尔喀蒙古土谢图部的达延汗,有喀尔喀车臣汗部的硕垒汗。
对后金信牌的两点辨正

王明琦

  读了贵刊一九八〇年五期发表的《信牌印牌再考释》(以下简称《再考释》),还想就蒙文信牌款识译文和印牌释名依据这两点,简略地谈些看法。

  关于蒙文信牌正面刻文和背面诏文款识的汗号,其译音均为“车臣汗”。“车臣”汉译为聪明的意思。用“车臣”一词作为汗号的有喀尔喀蒙古土谢图部的达延汗,有喀尔喀车臣汗部的硕垒汗。可是蒙文信牌中的“车臣汗”都不是上述蒙古喀尔喀的汗号,而是后金时期皇太极自称“天聪汗”的蒙文译写。因为达延车臣汗为明孝宗时期;而硕垒车臣汗在后金天聪九年始与后金通好。蒙文信牌是天聪五年的信物,况且在蒙文信牌背面的诏文中衿有“天命大金国汗之印”,它表明蒙文信牌中的“车臣汗”和喀尔喀蒙古的“车臣汗”完全是两回事。蒙文信牌中的“车臣汗”汉译为“聪明汗,《再考释》转引满文“苏勒汗”的汉译为聪明,再证之于辽阳《大金喇嘛法师宝记碑》满汉文的署款。其实“聪明汗”是皇太极,在《天聪朝臣工奏议》里记载的很明确。略举几例:

  (天聪〉六年正月姜新奏称:“汗聪明天纵,用兵如神。”胡贡奏称皇上聪明仁智,皇上聪明天纵。”(天聪〉七年五月周一元奏称:“我皇上聪明神武。”(天聪)九年二月十日杨明显奏称:“聪明仁恕”。三月二十一日仇震奏称:“闻汗聪明远昭。”


  如上所述,蒙文信牌无论是正面刻文,还是背面诏文款识蒙文“车臣汗”都是皇太极。因此,蒙文信牌无论就木牌本身而言,还是附贴在木牌上的诏文,都是皇太极时期的。可是,《再考释》说“牌上书写的蒙文字迹(指诏文)压在印章上。这就是说,牌与印章在先,字迹是后写上去的。也即天聪时期下诏,沿用的是天命旧物”。这就把木牌和印章看成是努尔哈赤天命时期的“旧物”。这样,却愈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木牌的正面阴刻着一行“聪明汗之诏”的蒙文译文,这行刻字和木牌是同时期的。对“聪明汗”的蒙文译文。


王明琦:对后金信牌的两点辨正 图1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后金  印牌信牌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