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解放前千金寨妓女生活记录

2014-03-25 20:58 《抚顺文史资料》 未知 13114
解放前,人们都习惯地管抚顺叫“千金寨”或简称“千寨”。千金寨日产千金,是个富饶的地方,却又是个活地狱。在这座地狱的最底层挣扎着的便是妓女了。在她们苦难的生涯中,所遭受的精神上的凌辱与肉体上的摧残,简直是难以表述的。解放后,千金寨的妓女们才...

解放前千金寨妓女生活记录 图1
伪满时期的妓女(奉天妓院资料图)


  解放前,人们都习惯地管抚顺叫“千金寨”或简称“千寨”。千金寨日产千金,是个富饶的地方,却又是个活地狱。在这座地狱的最底层挣扎着的便是妓女了。在她们苦难的生涯中,所遭受的精神上的凌辱与肉体上的摧残,简直是难以表述的。解放后,千金寨的妓女们才重见天日,获得新生。


  千金寨妓女院的分部情况

  据了解,日伪时期,千金寨的妓女多达千名,到了国民党统治时期逐渐凋零。那时,在东三路(人民剧院一带)的妓院属高级妓院,是日伪时日本人开的,但多数妓女都是中国人取个日本名字。在新杨街(现二轻局俱乐部一带)的妓院总称永安里,那里妓院密布,有南北“大红楼”之称,也属高级妓院。在十一道街(工农兵电影院南面和西面)有四条街;六道街(群众电影院后面)有两条街,统称六道街,属于低级妓院,即“半掩门”、“卖炕的”。此外,在望花、露天、龙凤、老虎台、胜利矿都有大大小小的妓院,绝大多数都属于不公开的半掩门,也就是暗娼。妓女有的因生活所迫为妓,有的被逼良为娼;有的有男人、小孩,也有未婚的。低级妓院所接的客大都是单身流浪汉或沦为扎吗啡的“银针秀士”和抽白面的“白面书生”。总之在解放前夕,千金寨尚有妓院四十多处,有明妓,暗娼五百人左右。

  妓院主对妓女的残酷压榨

  妓院是暗无天日的,妓女们毫无人身自由。妓院主(掌柜的)最为毒辣,掌握全院生杀大权,是最高统治者、剥削者、压迫者,靠妓女们出卖肉体过荒淫无耻的生活。掌柜的可以任意强奸妓女,更严重的是他们与老鸨子串通一气,有时打死打伤妓女,不等咽气就把她们活活装进棺材里。

  掌班(即老鸨子)绝大多数以剥削压迫妓女为自已生活来源,对妓女非打即骂,妓女来月经也强迫接客,造成终生病残甚至死亡。

  伙友(即大茶壶)大都是被生活所迫,在妓院里干些下等活儿,如扫地、烧水、打水、倒痰盂、倒马桶、或给老鸨子和掌柜的洗脚等;但也有与老鸨子伙同一气,虐待妓女,当院主打手的。

  院主与鸨母摧残妓女的罪行实在令人发指,下列当年审判记录可为佐证。

  50刑二字第525号,1950年度刑字第610号:

 审证人高金珠口供如下:

  高金珠18岁,16岁接客,不挣钱,掌柜的拿扫帚、棒子、火勾子打过我,因为卖清官不挣钱也打过我。掌柜的把品洁、玉岑(升掌班),艳燕、翠仙都奸淫了。


解放前千金寨妓女生活记录 图2


  问:玉岑怎回事?

  答:掌柜的上炕了(奸淫〉,就给个二掌班。他把玉岑帯锦州去了,后来他自已回来了。他说把玉岑换粮了,多少我不知道,前年的事。

  问:品洁怎么回事?

  答:掌柜的强奸了,后来患月经病,一年未来月经就死了。

  问:艳燕怎回事?

  答:她前年秋天要走,掌柜的不叫走就用脚踢,并说:×你妈的,就不叫你走!后来打的够呛才叫走。

  问:翠仙怎回事?

  答:翠仙年期过了,叫多干一年,临走还给她钱了。

  问:你对掌班的有啥意见?

  答:她喝醉酒把我掐青了。

  问:你年期几年?

  答:我是一道黑,没时期。人家吃好的,我和高福林吃捧子面。

  -高金珠-

  主 文

  高献臣开设妓院,并压迫剥削及奸淫妓女,判处徒刑二年六个月。

  一、扣押之金子五钱二分五厘及金壳手表一块予以没收。

  一、所查封之财产一律予以没收。

  事  实

  被告高献臣,于一九四一年(三十七岁)在本市新抚顺七丁目与高李氏(其妻另案在办)开设淑宝班妓院,共营业十年,先后轮接批账妓女七名,赁房头妓女五名,年期妓女七名(一至二年),并于伪满时期花伪币300元收买十二岁之幼儿(金珠〉年期十年。乃时常凌辱打骂,至十六岁时,即逼迫其到沈阳福乐堂为妓,后又领于自己妓院内,并榨取艳燕伪币五百元。被告尤胁迫妓女玉岑与之奸淫十余次,后为高李氏发觉,遂将玉岑送至锦州李成凤处换粮而归(数不详)。其施以残酷手段,迫使妓女逢迎客人,从中榨取妓女出卖肉体所得之金,尤对年期妓女剥削更甚,以供奢侈之挥霍。嗣经人民代表会议通过,除封闭妓院,集中妓女改造外,由公安局将该被告拘押,经审讯属实,公诉本院法办。


抚顺,妓女
 欢乐园妓院之一(1938年12月)


  理  由

  前开事实,被告已供认不讳,核与证人供述相符,足堪认定。查妓院乃旧统治者和剥削者摧残妇女精神与肉体及侮辱妇女人格野蛮制度的残余,传染梅毒、淋病,危害国民身体健康极大。故此种制度早为人民所反对。而被告竟执妇女利益于不顾,只为图得己利,开设妓院,收买妓女,以封建压迫手段,迫使其卖淫,并以高利贷的剥削方法,攫收妓女嫌得之金钱,复于从良之际,索取钱款,均被自己挥霍。此种行为堪称可恶,兹依据全市人民之意志,除将妓院封闭,集中妓女改造,并将其金子、金壳手表如数扣押外,特判处被告如主文。

  我们走访了高金珠(现名XX〉,她说:“品洁没等咽气就给装进棺材了,弄走时,人还在棺材里扑腾呢。掌柜对妓女挨个奸污,他还是个小肠疝气。只因掌班的对我好,她每天夜里在门里边放个方橙,这样掌柜的进来一推门,橙子倒了有动静,就惊醒了掌班,掌班问:‘‘谁干什么?’掌柜就说:‘我,看看她们都睡没睡?’所以我没被掌柜奸污过”。她说:“凡是掌拒的,对每个妓女都任意奸污。妓院残酷剥削妓女,压榨妓女,妓女就是妓院主的摇钱树。妓院掌柜和掌班只顾过花天酒地荒淫无耻的生活,那管妓女们的死活。”

  50刑字第506号、1950年度刑字第541号

  掌班郭王氏口供

  我们家五口人,就依靠妓馆生活。我九岁时,亲生父母因为生活困难,把我给一个说大鼓书的做女儿,以后教我唱唱,因为嗓子不好,十五岁时就给了郭祥林做老婆。郭给那家九十块现大洋,两批布。那时侯,郭祥林拉洋车,他父亲开小铺。

  我在十九岁时,听人家说,下窑子吃的,喝的、穿的都好,又加上生活困难,就由一个叫王恒谦的工人,把我介绍上窑子,那时是在千金寨西平康里雅茹堂。因为年轻,什么也不懂,每天也很高兴。在二十五岁时,我们就自己租间房子自已开业。自已赚钱多了,又借些润子钱(高利贷),最后又租了两间房子,接了两个人,一点儿一点儿扩充起来的,我男人在柜上做活管事了。

  二十九岁搬到欢乐园玉盛班,以后我就当掌班了,我男人就是掌柜的。妓女分押账的、年期的、自混的。


  押帐目的是下窑子时由柜上借钱,赚钱后再还,有有保的,也有无保的。

  年期的,因生活困难就把女人押在窑子上,有一定年期,这间不给姑娘钱,吃穿由柜上负担,期满后才能自由。若外出由柜上伙计在后面跟着,若是对客人不好,有的窑子还打姑娘。我没打过,也没看见过,只听说过,可妓女要到政府去告,也得判窑子的罪。衙门也是不许可打妓女的。

  自混的,是自由随便的,赚钱与柜上平分。柜上买的,到几时也不能随便的,除非处得好还能好一些。

  年期的要是不好好接客,打她骂她也不行,就得再转押到外城的妓馆,因为在本市别人家都知道了,那是不可能的了。

  押年期的,有的押主出字据及姑娘捺手押才行。可都没什么保人。多半办这事的人,都是围着窑子跑的,也都是穷小子一个,但在官家都得登记,不登记不行,干这事儿的人叫“跑碴子”的。抚顺有杨傻子、刘山,可现在都不知哪去了。


欢乐园,妓女
欢乐园平康城妓院妓女(1938年12月)


  有一个本夫姓康的押来的叫红喜十九岁,北窑地的,以后从良,听说到鞍山又下窑子,后来死在窑子里了。

  从伪满到现在(十二年)买了十五个金镏子、三付镯子、一个金簪、一个金表连、一个金大钱,现款一千八百万元。在那天被抓来的早晨,因为害怕就叫我放在暖气包里了,以后我看就没有了,再以外就没有别的财产了。

  在八丁目有二十多间低房,是开窑子赚钱买的,不是六千元就是六万元(光复时)。

  对妓女打也打过,骂也骂过,人说话哪有筷子碰不到碗的,次数我忘记了。——

  郭王氏

  证人:曹XX女23岁(新抚六丁目劳动习艺所),作证:

  她欠我86万元钱得还我,我来月经也叫我接客,挣钱少了

  就骂街:“这些要酸饭的,挣俩钱不够打更的,去了劈就没有了”。

  抚顺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

  被告郭王氏女41岁住抚顺市中新区千金街四组玉盛班掌班,右被告因开设窑子一案,经本院审理判决如左。

  主  文

  一、郭王氏压迫及剥削妓女判徒刑一年两个月。

  一、其房屋二十二间(坐落一街十一组义长造纸厂)除给其留六间充作生活费外,其馀十六间予以没收。

  一、此被查封之财产,一律予以没收。

  事  实

  被告郭王氏于一九三七年(四十三岁)在本市千金街四组开设玉盛妓院,自任掌班,共营业十二年(中间歇业一年〉前后转接批账及年斯妓女二十余名,其专以封建剥削手段,搜取妓女所赚之金钱,并对年期及从良妓女玉岑尤更加重剥削,并经常辱骂,迫使妓女月经期接客。抚顺解放后,其竟扬言称:“抚顺是工业地区,妓女不能解放”以麻痹妓女安心接客,以便从中榨取妓女出卖肉体所赚得之金钱,供其挥霍、,嗣经人民代表会议通过,除封闭妓院集中妓女改造外,由公安局将被告拘押,经审讯属实,公诉本院法办。

  理由(同前案,从略)

  封闭妓女院

  抚顺市于一九五〇年四月二十六日接到东北人民政府命令一一封闭妓女院。市政府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秘书长李明主持会议,市长张澍作动员报告。参加会议的有:市妇联主席贺芝以及民政局、教育局、卫生局、财政局、公安局、


解放前抚顺妓女的辛酸血泪
30年代的欢乐园
 


  刑警队、法浣,部门的领导同志。会议专门研究了封闭旧千金寨妓女院,解放妓女的具体措施与步骤。首先分头进行了摸底工作,如哪些妓女是卖进去的、哪些妓女是自愿的,什么样的人该抓起来,什么样的人应该拘留,都要一一查清,然后进行封闭、教育、安置。经过半个月左右的调查工作,查清了所有妓女院的全部情况,于一九五〇年五月十二日凌晨零点统一行动,封闭了所有妓女院。将近一千名军警干部包围了妓女院里面六百余人,其中妓女五百多人,其余多半是妓院的老板、老鸨和大茶壶,尚有少数嫖客。市政府对妓女的生活、教育和医疗等问题做了周到的安排,教育问题由民政局、教育局和妇联负责,健康问题由卫生局负责。

  为了对妓女进行教育改造,成立了“劳动习艺所”,市妇联派妇女干部魏裕昆同志配合政府具体负责妓女教育改造工作。开始由于她们受反动宣传影响较深,怕把她们送到外国换武器和粮食,思想上有抵触,表现很不老实。有的见管教人员就躲躲闪闪,有的甚至故意出难题,抵制教育改造。

  管教干部们便同她们在一起生活、学习、耐心地宣传党和政府的政策法令,鼓励她们重新做人,获得新生。她们的思想觉悟渐渐有所提高,可又担心自已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无法生活。管教干部们便给她们讲解“劳动习艺所”的宗旨,并在生活上培养她们自理能力,手把手地教她们劈柴烧饭、刺绣、缝衣,还为她们建立了“公益合被服厂”,使她们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在党的政策的感召下,许多人主动把埋藏体己钱、金镏子的地方说出来。管教人员又亲手帮她们把藏在粪坑底下的金镏子摸出来交还给她们。她们感慨地说:“这一辈子真没想到,还有出头露面的日子,政府还能把我们当成人,给我们找出路,谋新生。我们可解放了!”

  在教育妓女过程中,工作人员还紧紧抓住其中年龄小、进步快的,先做细致的思想工作。敏X是妓女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一位同志和她睡在一起,她们相处如亲人,有什么心里话都能互相倾谈,从而了解到妓女们更多的真实思想情况,便于有的放矢地开展教育工作。“劳动习艺所”真正成为她们学习生活、的大学校。

  八十一名被收容的妓女情况

  1、当妓女的原因:生活困难的四十名(占半数)、被卖的二十五名、受骗五名,生活腐化的十名、自愿的一名。

  2、家庭出身:农二十名、工十名、商十六名、城市贫民三十五名。

  3、妓令:一年以内的十七名,一至二年的二十七名,二至五年的十五名,六至十年的十四名,十年以上的九名其它六名。

  4、健康状况:当时在劳动习艺所学习的八十一名妓女厂经检查,身体健康的仅二十二名,梅毒患者十三名,淋病患者四十二名,其它病二名,孕妇二名。检查后立刻由卫生局负责送到市立医院,由妇科主治医贺东元医生精心治疗,不到三个月,全部恢复健康。

  5、文化程度:八十一名妇女中文盲六十四名,一至二

  年文化程度的七名,三至四年文化程度九名,六年以上文化程度的一名。摸清情况之后,由教育局负责,在抓生产技术学习的同时,进行文化补习。经过一年左右的学习,有文化的都能写信了:没文化的最低也能认五百字左右。


  这八十一名妓女,经过一年左右的教育,根据她们的思想进步程度,介绍职业的一名(商店店员),送回家的十二名,结婚的三十八名,其余三十名到新设立的“公益合被服厂”学习缝纫技术。她们说:“这回我们可得好好学习技术,打好基础了。政府拿出那么多钱培养我们,要不好好学习,对得起谁呢!”


  除收容的八十一名外,其他人有家回家,有亲投亲,有友投友,有的从良结婚。得到解放,获得新生的妓女们,万分感激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她们深深懂得,只有在社会主义祖国里,她们这些从前被人任意蹂躏的妇女,才能恢复一个人应有的尊严,才有堂堂正正做人的权利。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千金寨  抚顺  妓女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