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康庆山:清明故里祭祖话西天(3)

2014-04-19 20:17 抚顺七千年 康庆山 2102
清明回故里祭祖是惯例还是习俗我说不清楚,不过我与杜牧同为游子,在外漂泊的滋味,感同身受。值得庆幸的是我的晚年又回故乡抚顺。如果细数起来,我的故乡有:第一故乡,是我的出生地抚顺县马和寺村;

  这次回故里去看故居意外地遇到了故人。这位故人叫做王德成。此公今年已83岁,当我与他答讪时,虽然自称眼不花、耳不聋,记忆力极好,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起来我是谁,最后还是我实话相告:我姓康名庆山,这时他才恍然大悟。王德成的父亲王庆山是父亲的朋友;王德成的奶奶母亲呼之为姑,我猜度他们的娘家都是丁家庄子人。王德成的哥哥王德勇解放后参军,在北京守卫过中南海。在故乡偶遇故人王德成,我向他打听了几个童年伙伴,有的已经作古;有的与儿女同住搬到了市里;有的在外地袅无音讯。他的妹妹王克俭是我的小学同学,大我两岁。按照今天男女同学的称呼,也可以叫做朋友。说起这段往事虽然不是十年之约,但也还真有一段故事,那是在情窦未开的儿时,曾有人给我俩提过媒,据母亲讲是她不同意,理由很简单,王克俭幼年丧母不会作针线活,怕我穿不上衣服和鞋袜,母亲在世的年代无论如何想象不到,现在人身上穿的衣服、鞋袜再没有自己用手工做的了,母亲如果知道会有今天的变化,还会不同意我和王克俭的婚事吗?

 

  他的父亲王庆山,我叫大舅。王庆山和我的父亲是一对好朋友,两个老头没事时凑到一起回忆陈年往事。说的最多的是两个人相当年赶牛车搞长途贩运的故事,从抚顺装上大缸,到桓仁、通化、蒙江(今称靖宇县)去卖掉,回程拉的则是黄豆等粮食。一路上经过陵街(永陵)。说到永陵当然少不了关于罕王爷的传说,罕王爷的靰鞡有3尺多长;罕王爷旳弓几个人拉不开等等。更为离奇的是关于永陵启运的传说:据说罕王爷背着先人的骨殖在陵街投宿,罕王爷怕旅店主嫌晦气,就把装有先人骨殖的火匣子(小棺材)寄放在了旅店门前的枯死的大榆树上,没想到第二天起来一看,榆树又发了新枝,把火匣子死死地夹在了树杈之间。罕王爷正愁没办法把火匣子拿下来时,只见罕王爷随身带来的狗,一个高跳起来上了树,用嘴把骨殖一个一个的叼了下来,罕王爷后来得了江山,再后来有了才有满族人为什么不吃狗肉的传说。两人的另一个话题就是到哪住店,到哪打尖吃饭,吃的什么饭。哪家的糖饼烙得好;哪家的清炒肉、溜肉段、木须肉地道;哪家的酸菜川白肉炖粉条火锅那才叫好;两家过从甚密,甚至年年过春节买面时也是两家合伙买一袋沙子面。是合作化把两位老人分开了,不知为什么两个老头没入同一个互助组、合作社。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清明  故里  祭祖  西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