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康庆山:清明故里祭祖话西天(4)

2014-04-19 20:17 抚顺七千年 康庆山 2102
清明回故里祭祖是惯例还是习俗我说不清楚,不过我与杜牧同为游子,在外漂泊的滋味,感同身受。值得庆幸的是我的晚年又回故乡抚顺。如果细数起来,我的故乡有:第一故乡,是我的出生地抚顺县马和寺村;

  王家是大姓,在前街东端的十来户人家中约占60%,王家不仅人多势众,论文化程度也是王家人最高,在从事教师职业的人中王家就有3人,王德成就是其中之一,其他姓氏的人连一个也没有。在我的小学同学中姓王的女同学就有3人。考上初中的有我和王桂霞。王玉琨、王克俭则落榜了。

 

  在我和王克俭的交往中有两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一件事,是有一次我到市里的前一天,王克俭让我给她带个手绢,要白色的,绣有小蓝花的那种,记得花了4角钱,我傻就傻在收了她的钱,如果是我买的送给她,今天看来就算定情之物了;另一件事,有一次我偷偷地捉了一条青虫放到她的头上,把她吓得大哭起来,他告诉老师了,结果安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狠狠地把我教训了一顿。王克俭没考上初中,小学毕业就参加农业生产劳动了,或许我的继续求学和她当了农民的反差太大,这道鸿沟横在了我们中间。她又比我大两岁,也或许女孩懂事早,她有了情感需要,我还是傻乎乎的一个木头,就不能责怪她不等我学业有成了。种种迹象表明,她有了第一个意中人,是王姓转业军人,住在我家的前屋,是大伙房水库的移民户,不可预测的是夏天正在吃晚饭时,出了一阵冷汗就身亡了。于是,安普仁不仅是她的第二个意中人,还成了她的夫婿,可能在我上高中时她和安普仁结婚,丈夫大她一岁也是农民,去年死了。听王德成说王克俭就在他家,于是我不客气的说进屋坐一会,会会我这个60多年前,童年同学。言谈中我们都很自然,当然在他哥嫂面前无法提那一段朦胧的陈年往事。

  ……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清明  故里  祭祖  西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