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考古

孟森:建州卫地址变迁考

时间:2014/6/29 12:46:56   作者:孟森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清室之先,起于明之建州卫。当清之世,以为忌讳,无人敢言之,世人亦几忘之。改革之后,此事已大彰,然亦但以为清之所谓兴京,即明建州之地而已。清史馆既开,主其事者颇以前朝遗老自居,于清所讳,亦视力之所及,能讳者务终讳之。然于建州卫一名,则不复能掩盖矣。既立阿哈出等传,但以清或非建州卫掌卫职者的...

建州卫地址变迁考


孟森


  清室之先,起于明之建州卫。当清之世,以为忌讳,无人敢言之,世人亦几忘之。改革之后,此事已大彰,然亦但以为清之所谓兴京,即明建州之地而已。清史馆既开,主其事者颇以前朝遗老自居,于清所讳,亦视力之所及,能讳者务终讳之。然于建州卫一名,则不复能掩盖矣。既立阿哈出等传,但以清或非建州卫掌卫职者的裔,以顺清室自称未臣服于明之意。其意谓清由建州卫之人民起事,先取建州而后取明,清之先终非自受明之卫职也。此事别有考,不在此篇范围之内。


  《清史稿·地理志》,已详建州三卫地址。此在馆中属稿时,当非以意为说,或自有档案可据,但所据必为清之档案。清于先世之事,有意涂饰者半,实系失传者半,其说多不可信。今先就《清史稿》所列建州卫各地,为再加辨正之根据。


  《地理志》二,奉天:兴京府(省东南三百二十里,明建州右卫)。领县四:通化(府东南二百七十里,明建州卫之额尔敏路),怀仁(府南一百八十里,明建州卫之栋鄂部),辑安(府东南四百二千里,明建州卫之鸭绿江路),临江(府东南五百九十里,明鸭绿江路。案:此虽不冠“建州卫”字,既属本府,总在建州右卫之下。又承上文三县而来,自属建州卫)。


  长白府(省东南九百八十里,明建州卫之鸭绿江部)。领县二:安图(府东北四百里,明建州左卫地),抚松(府西北五百二千里,明建州卫之讷音部)。


  海龙府。领县四:柳河(府西南一百二十里,明建州卫地)。


  《地理志》三,吉林:蒙江州(省南四百六十里,明鄂尔珲山所,后属讷音部。案:此讷音部不冠“建州”,似讷音部有不属建州者。下桦甸县同)。


  桦甸县(省南偏东二百七十里,明法河卫,末属长白山之讷音部)。


  敦化县(省东南四百七十里,古挹娄国,明建州左卫,后属窝集部之赫席赫路)。清始祖居鄂多哩城即此。初为额穆赫孛罗软地,光绪八年,建置新城。


  额穆县(省东三百八十里,明斡朵里、秃屯河二卫,后属窝集部之鄂谟和苏鲁路)。清始祖所居俄漠惠即此。旧曰额穆赫索罗,乾隆三年置佐领。宣统三年改。案:此条原不指为建州,而指为始祖所居俄漠惠,又云明斡朵里卫地,应注意。


  建州疆域,至太祖时并吞之广,原无限制。《史稿》所据,不知何年之界址。其以兴京为右卫,盖疑清之先出于右卫也。疑清之先出于右卫,盖以明人谓太祖为王杲遗孽。而王杲则明人谓为建州右卫指挥也。


  彭孙贻(原署管葛山人,不着其名,惟于《诸将传·杜松传》中,有“贻闻杜将军恃勇而轻敌”语。)《山中闻见录》:万历二十九年,太祖仍羁吾儿忽答建州寨,阳以抚养为名,奏为那酋抢杀来奔。那林孛罗亦讦建州系王杲遗孽,计杀猛酋,又掳其子,乞谕还其子,守靖安关。(那林孛罗为太祖妻父,仰家奴之子,嗣为叶赫贝勒者,即太宗生母孝慈高皇后之胞兄弟行也。)钱谦益《初学集·岳忠武画像记》:惟忠武王,戮力中夏,誓灭金虏。佟奴以王杲余孽,启疆犯顺,忠武有灵,其能贳诸!(谦益明代所刻集,为《初学集》。此文中涉其撰文之年月,为崇祯改元之后一年,即太宗天聪三年。)以上为明代称太祖为王杲遗孽之例证。


  王在晋《三朝辽事实录》之《总略篇》:嘉靖间,王杲为建州右卫都指挥使,黠慧剽悍,数犯边。


  《山中闻见录》之《建州篇》:初,宁远伯李成梁之诛阿台(右卫指挥使王杲子)也。


  又《东人志·建州篇》:王杲,建州右卫都指挥使也。


  以上为明代称王杲为右卫首领之例证。


  其实清非右卫。所谓“王杲遗孽”云者,太祖之母.为王杲孙女,于谊甚亲。又建州自董山而后,百年间无名首领,至王杲而凶悍着闻,继其后为边患者即太祖。那林孛罗为海西女真,与太祖相讦于明廷,举最近建州首领之为逆者以耸人听。谓之“遗孽”,何得认为正系亲属?凡明人言“杲遗孽”者,皆此意义。故王杲自为右卫,太祖非右卫也。


  建州三卫,皆缘事递嬗而生,在明廷初未划地授职。所因其归附而设卫者,只有最初之建州卫一卫。其设卫之地何在,乃与世所信为建州卫故地者相去甚远。一经举出,殆可令举世讶为未之前闻也。


  明人纪述言建州始设卫之地,就予所见,只有马文升之《抚安东夷记》,《记》仅言建州女直先处开元,永乐末乃叛入毛怜。初读《记》文,积疑至数年不解。盖不惟不解建州之何以得处开元,实未解开元之并非开原也。开元之误认为即开元,以前学者皆有此疏忽。间有能悟其非一地者,亦尚未能实指其所在。以故欲考建州,当先考开元。


  从前谈地沿革者,陈芳绩之《地理沿革表》,李兆洛之《历代地理韵编今释》,杨守敬之《沿革图》(李氏先有《沿革图》,篇幅尚小而不详,姑不计),皆以开元路为即开原,殊为舛误。开原自洪武二十一年以后,已设三万卫,又置安乐州(其先为快活城),安得于永乐间复设建州卫?再考《明·地理志》山东布政司所属辽东都司属之三万卫注云:“元开元路。”又云:“洪武初废,二十年十二月置三万卫于故城西,兼置兀者野人乞例迷女直军民府。二十一年府罢,徙卫于开元城南,距都司三百三十里。”(辽东都司治辽阳,开元城南距都司三百三十里即今之开原也。未徙以前之三万卫,则非在开原而在元开元路故城之西也。)仅据《地理志》文,只能知三万卫之曾经迁徙而至开原,不能知元开元路距开原之近远。但洪武初设卫时,兼置兀者野人乞例迷女直军民府,如果开元即开原,则开原之西已入兀良哈之泰宁卫地,欲设女直军民府,岂有不于女直根据之地,而反远设于奚契丹部落之边境者?以故终疑开元路之不近开原也。


  然则开元故城西。初设三万卫之地,究在何处,得其实在,乃可定开元路之地址。于是先求之于《元·志》,则所云开元路者,区域广大,不易定其路治所在。惟其中有“治黄龙府”一语,虽指一时之事,未必为元代开元路治定点。但既有此语,姑从黄龙府求之,则明代皆指沈阳北之开原为即黄龙府。万历四十七年,太祖攻陷开原,明枢臣疆臣奏议,若熊廷弼之流,皆名震百世之人,其奏中每论开原之重要,辄云即金之黄龙府。然则又证明开元即开原矣。于是考《金·地理志》,求其黄龙府所在,则为隆州之旧名,在混同江岸,与开原之在辽河流域者,相距颇远。今先录《元》与《金》两《地理志》原文而说明之。


  《元·志》:“开元路,古肃慎之地。隋唐曰黑水靺鞨。唐初,渠长阿固郎始来朝,后乃臣服。以其地为燕州,置黑水府。其后渤海盛,靺鞨皆役属之。又其后渤海寖弱,为契丹所攻,黑水复擅其地,东濒海,南界高丽,西北与契丹接壤,即金鼻祖之部落也。初号女真,后避辽兴宗讳,故曰女直。太祖乌古打既灭辽,即上京设都。海陵迁都于燕,改为会宁府。金末,其将蒲鲜万奴据辽东。元初癸巳岁,出师伐之,生擒万奴。师至开元、恤品,东土悉平。开元之名始见于此。乙未岁,立开元、南京二万户府,治黄龙府。至元四年,更辽东路总管府。二十三年,改为开元路,领咸平府。复割咸平为散府,俱隶辽东宣慰司。”

 


标签:建州卫 地址 变迁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