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东北民族

阿尔泰语系对汉语的影响(节选)(7)

时间:2014/7/14 12:21:58   作者:(台湾)张华克   来源:网摘   评论:3
内容摘要:汉语属於汉藏语系。汉藏语系的使用人数在十亿以上,主要分布於亚洲东部、中部和东南部,包括了汉语族、藏缅语族、壮侗语族、苗瑶语族,其主要特点是有声调系统,而词序和虚词是本语系的主要语法方式,内中大多数语言中具有丰富的量词,能自由运用的单音节词根占绝大多数。汉藏...


  三、不前移的语法范畴通常是可有可无的,不像已经前移的那么重要,但却是探索胡语残迹的重要线索。像处置式的句子:「狼把羊给吃掉了」,试著省去「把」字,「狼羊给吃掉了」,感觉起来好像是谁把狼与羊都给吃掉了似的,所以「把」字不好省去,一省去就会有语法上的问题出现。但「给」字是不前移的语法范畴,就是可有可无的词类,像:「狼把羊吃掉了」,还是很顺,根本没有什么语法问题。只是如果要研究少数民族语言与汉语的密切关系的话,它的重要性并不下於已经前移的语法范畴。


  四、胡语无音调,古汉语音调多,影响之下现代汉语音调减少成为四声。


  结语


  综合前面的各项论点,我们可以对汉语有一个较新的描述。汉语在古代应属苗瑶语族的一个成员,它的声调应该超过四个,大概有八个。语序和虚词是表达语法意义的主要方法,基本语序为主语在前、谓语居中、宾语在後。名词、代词、数量词组作定语时,定语在中心语前,形容词作定语时,定语在中心语之後。助动词在主要动词之前。构词的词根多为单音节,构词的附加成分多为前加成分。也就是说,汉族在史前时代,应该是南方的民族。


  五千年前,这个民族因为人口增殖,携带著先进的农业技术,逐步北上开疆拓土,与北方游牧民族逐步融合,创造出夏商周三朝的高度文明。此时汉语受游牧民族语言的影响,声调缩减为四个。基本语序虽仍为主语在前、谓语居中、宾语在後,但已经有谓语在後的句法出现。更大的改变是,形容词作定语时,定语在中心语之前,形容词开始在使用上与动词几乎没有分别,再加上语法上的适度修正,借用胡语的动词语缀以稳固前位形容词的地位。这种改变,使汉语逐步与苗语分家,但由於构词的词根多为单音节,构词的附加成分多为前加成分。故此时的汉语与苗语的差异并不算极大,互相之间的关联仍多。


  这种情形维持到了汉朝,东汉建武二十四年(公元四十八年)南匈奴归附汉朝,胡人开始入主中国多年,逐步导致中原汉族客家人大批南迁,汉语就此大量掺入了胡人的语言,使汉语受游牧民族语言的影响更形加深。唐宋时期的处置式,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开始出现的。这时的汉语基本语序已成为主、谓、宾语序及谓语在後的处置式语法两种句法并呈的状态。构词的改变更大,受胡语多音节语言的影响,单音节词根已居少数,口语中复音词大量增加,并居於主流,构词的附加成分也分为前加与後加两法并呈的状态。由胡语格助词转来的介词「在」、「的」,取代了古介词「於」、「之」。另外语气词、态词、副词等,也都形成了以胡语为主、古语为辅的态势,终於造成了一种全新的混合语,也就是今天我们习称的现代汉语。

 


标签:阿尔泰语系 汉语 影响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