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姜守鹏:刘兴祚事迹补考

2014-08-17 12:34 抚顺七千年 姜守鹏 3202
刘兴祚是后金与明朝在辽东斗争中一个有影响的人物。他年少自开原投向建州,在后金征辽战争中屡建战功,后来叛金归明,战死在抗金第一线。一九八〇年《清史论丛》第二辑发表了清史前辈孟森先生的遗稿——《关于刘爱塔事迹的研究》。遗稿辑录、整理了有关刘兴祚事迹的文献资料,对刘兴祚的生平进行了深入研究,...

刘兴祚事迹补考


姜守鹏


  刘兴祚是后金与明朝在辽东斗争中一个有影响的人物。他年少自开原投向建州,在后金征辽战争中屡建战功,后来叛金归明,战死在抗金第一线。一九八〇年《清史论丛》第二辑发表了清史前辈孟森先生的遗稿——《关于刘爱塔事迹的研究》。遗稿辑录、整理了有关刘兴祚事迹的文献资料,对刘兴祚的生平进行了深入研究,填补了史学研究中的一块空白,为我们进一步研究刘兴祚事迹打下了基础,提供了线索。但是孟森先生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所辑资料中还有重要遗漏,个别论断还值得商榷。在学习孟森先生遗稿的基础上,根据我所接触的文献,对刘兴祚的事迹进行一些考证和补充。


  刘兴祚(?一1630),又名刘海,在后金时期曾用名刘爱塔。辽东开原人,一六〇五年投向建州。


  盂森先生根据朝鲜《李朝实录·光海君日记》的记载认定。“刘兴祚父名慎湮,朝鲜嘉山人。原名海,而在中国名牛。甲午为万历二十二年,刘铤以朝鲜有倭难入东,遂携海至中国,至四十七年已随铤二十五年矣。铤败殁,海遂入建州为爱塔。后十年战死。”经查阅有关文献,我认为盂先生这一论断还值得商榷。


  清朝重要文献《清太宗文皇帝日录》、《清太宗文皇帝实录》和《东华录》都明确记载刘兴祚为开原人。如形成较早的《清太宗文皇帝日录》记载,“刘兴祚乃明开原人,未入学时即服诸生衣冠,开原道官欲责之,刘兴祚惧弃其父母妻子逃归我国。”曾到皮岛处理刘兴治(刘兴祚之五弟)兵变事和刘兴治相处多日的明龙武中协副将周文郁在《边事小纪·刘将军事实》中也称“刘副将兴祚者,辽开原卫人也。”其他汉人撰写的各种刘兴祚小传和有关文献,虽然记载不尽相同,但都记其为辽人,不见有刘兴祚是朝鲜嘉山人的记载。比如李介在《天香阁集》记其为辽人,毛奇龄在《毛总戎墓志铭》中称刘兴祚为辽东人,钱曾在《也是园杂记》记其为辽阳人。就是孟森先生所依据的《李朝实录》也在多处明确记载刘兴祚是开原人。一六二六年(明天启六年)十月,朝鲜平安监司尹日宣向朝鲜国王驰启曰:“唐将徐孤臣言:“贼将刘爱塔(即刘兴祚),开原之人,而早年被掳者也。”一六二七年二月,刘兴祚曾做为后金代表出使朝鲜,当年六月,明皮岛总兵毛文龙的部将毛大巳密言于朝鲜官员金起宗、郑宗信曰;“开原人刘海(即刘兴祚),身虽在虏,心不忘天朝”。


  仔细研究上引《李朝实录》史料和孟森先生所引(<李朝实录》史料发现,原来孟森先生是把《李朝实录·光海君日记》中的刘海(即刘牛)。、和我们所引《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中的刘海(即刘兴祚)视为一人了。其实两个刘海并非一人,刘牛并非刘兴祚。


  第一,《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中的刘海,《李朝实录》明确记载“兴祚即海也”,并记其另名刘爱塔,此即刘兴祚无疑。《李朝实录·光海君日记》中的刘海,《李朝实录》只记其汉名刘牛,并未明确记载此刘海即刘兴祚,何况刘兴祚并没有曾用名刘牛的记载。


  第二,刘牛为朝鲜人,刘兴祚为汉人。《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二》记载,刘兴祚在使朝期间,在给朝鲜国王和官员的密信中,曾多次自称为汉人,“戊申,刘海(即刘兴祚)揭帖曰:“不佞汉人也,岂以一时之流离,失持危扶颠之心乎”。


  第三,《李朝实录·光海君日记》中的刘海,在万历二十二年为刘铤携至中国,明万历四十七年仍服役于刘铤部伍中。从已发现的有关刘兴祚的明,清,朝鲜的各种文献中尚未发现有刘兴祚曾长期服役于刘铤部伍的记载。根据《满文老档》卷二十三的记载,刘兴祚在明万历三十三年已投奔建州。


  第四,《李朝实录·光海君日记》有关刘海韵记载,是依据朝鲜都元帅姜弘立的状启,正是这个姜弘立,《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又记其陪同刘兴祚使朝,他却从未提起“前事”,刘兴祚两次使朝间也从未提起他祖居朝鲜。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刘兴祚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