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 > 东北历史

东北历史

黎虎:孙权对辽东的经略

2014-09-27 12:14 抚顺七千年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 2959
孙权对辽东的经略,与其浮海求夷洲一样,对于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其历史作用是应该肯定的。
  孙权对辽东的经略

  黎虎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1994年05期

  孙权通辽东一事,历来为史家所诟病。裴松之认为“此役也,非惟暗塞,实为无道”,表现了孙权的“愎谏”和“昏虐”(《三国志·吴志·孙权传》注。以下凡引《三国志》者均不注书名)。后世学者也往往以“刚愎自用”评论此事。近年来肯定孙权历史功绩的文章多起来了,但对于此事亦多避而不论。但是,如欲更全面地评价孙权,这桩历史公案似不能回避,故略述于后。


黎虎:孙权对辽东的经略 图1


  一、孙权通辽东始末

  汉末孙吴时期,辽东一带曾为公孙氏所割据,从公孙度于中平六年(189)据辽东开始,中经其子公孙康、公孙恭,至其孙公孙渊于景初二年(238)被曹魏灭亡,共传三世四主,历时50年。恰在此时,孙吴亦崛起于江左。辽东与东吴横隔着一个强大的敌对政权--曹魏,孙权曾频繁越过曹魏,渡海与公孙氏政权交往,同时又带动了与其近邻高句丽的交往。其交往始末如次:

  第一次,建安年间首通辽东。孙权与辽东的交往,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孙康的时期。公孙渊在给魏明帝的上表中曾说:“臣父康,昔杀(孙)权使,结为仇隙”(《魏志·公孙度传》注引《魏略》)。这次通使在何年不详。公孙度于建安九年(204)卒,其子公孙康继位。公孙康卒年不详,万斯同以为卒于建安十二年(见《三国汉季方镇年表》)。但《魏志·高句丽传》谓:建安年间,公孙康曾出军击败高句丽,“破其国,焚烧邑落”,其王“伊夷模更作新国”,迁于丸都城(今吉林集安)。据《三国史记》,此事在建安十四年(209),则公孙康其时尚在。又夏侯献表称:“奉车都尉 弘,武皇帝时始奉使命,开通道路。文皇帝即位,欲通使命,遣弘将妻子还归乡里,……身奉使命。公孙康遂称臣妾”(《魏志·公孙度传》注引《魏名臣奏》)。则似公孙康在曹丕称帝(220)后仍在。但是,据《公孙度传》,“康死,子晃、渊等皆小,众立恭为辽东太守。文帝践阼,遣使即拜恭为车骑将军……追赠康大司马。”则公孙康于文帝即位前已卒。这样我们大体推定公孙康卒年既不在建安十二年,亦不在曹丕称帝后,而约在建安之末。则孙权首通辽东的时间,必在建安九年至建安之末的时期内。

  第二次,黄龙元年(229)五月,“使校尉张刚、管笃之辽东”(《吴志·孙权传》)。这时辽东方面公孙渊已于上一年即曹魏太和二年(228)夺得公孙恭之位。曹魏于公孙渊即位当年即拜公孙渊扬烈将军、辽东太守。第二年四月孙权称帝后,头一件事便是派人出使辽东。形成魏、吴双双争取公孙渊的局面。

  第三次,嘉禾元年(232)三月,“遣将军周贺、校尉裴潜乘海之辽东”(《吴志·孙权传》)。关于此次通使,公孙渊在后来给孙权的表中称:“前后裴校尉、葛都尉等到,奉被敕诫”(《魏志·公孙度传》注引《吴书》)。所言裴校尉即裴潜。据此可知,这次出使分先后两批,周贺、裴潜所率使团先到达后,又有葛都尉所率使团随后到达。曹魏得知吴人通公孙渊,派田豫督青州诸军讨之。魏文帝“以贼众多,又以渡海,诏(田)豫使罢军。”(《魏志·田豫传》)。田豫设伏于山东半岛东端的成山角,“秋九月,魏将田豫要击,斩(周)贺于成山”(《吴志·孙权传》)。作为回报,公孙渊亦“遣使南通孙权,往来赂遗”(《魏志·公孙度传》)。同年冬十月,公孙渊“遣校尉宿舒、郎中令孙综称藩于权,并献貂马,”作为对周贺、裴潜来使的回报。孙权“大悦,加渊爵位”,“大赦天下”(《吴志·孙权传》)。

  第四次,嘉禾二年(233)三月,辽东使者宿舒、孙综返命,同时,孙权派太常张弥、执金吾许晏、将军贺达等人“将兵万人,金宝珍货,九锡备物,乘海授渊”(《吴志·孙权传》),“立渊为燕王”(《魏志·孙公度传》)。这是孙权派往辽东最庞大的一个使团。但是,张弥、许晏使团到达辽东后,公孙渊突然反目,用武力劫杀使团,几乎一网打尽。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迫于曹魏的压力,因曹魏对于孙权与辽东的交往极力反对;另一方面则因公孙渊“亦恐(孙)权远不可恃,且贪货物,诱致其使,悉斩送(张)弥、(许)晏等首”于曹魏。魏明帝“于是拜(公孙)渊大司马,封乐浪公,持节、领郡如故”(《魏志·公孙度传》)。这次事件,使孙吴也与辽东的交往受到严重的挫折。但是,这次事件使孙吴意外地打开了与高句丽的交往。张弥、许晏使团被公孙渊劫杀后,使团成员秦旦等人逃脱,辗转逃亡至高句丽。时高句丽王宫在位,秦旦等人“因宣诏于句丽王宫及其主簿,诏言有赐为辽东所攻夺。宫等大喜,即受诏”(《吴志·孙权传》注引《吴书》)。高句丽是我国东北地区的古老民族之一,汉魏时期,“高句丽在辽东之东千里,南与朝鲜 貊,东与沃沮,北与夫余接。都于丸都之下,方可二千里”(《魏志·东夷传》)。辖区大约有今辽宁东部、吉林东南和朝鲜北部一带。“其年,宫遣皂衣二十五人送(秦)旦等还,奉表称臣,贡貂皮千枚,鹖鸡皮十具”(《吴志·孙权传》注引《吴书》)。

  第五次,嘉禾四年(235),正式遣使通高句丽。秦旦等人回吴后,“间一年,遣使者谢宏、中书陈恂拜宫为单于,加赐衣物珍宝。”高句丽王“上马数百匹”(同上)。

  第六次,嘉禾五年(236),孙权又派遣使者胡卫等人出使高句丽。“秋七月,高句丽王宫斩送孙权使胡卫等首,诣幽州”(《魏志·明帝纪》)。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黎虎  孙权  辽东  经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