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萨满文化

萨满文化

辽代女真人的萨满教与佛教信仰(2)

2014-10-04 14:38 新浪博客 崔广彬 2787
女真人的宗教自其先世肃慎人及其以前即已产生,并一直绵延传承着。萨满教在女真人建立大金国前占据着主体地位,并且在部落的生产、生活和军事活动中起着决策与预测作用。由于辽国、高丽佛教信仰的影响,佛教也在女真人中开始传播和影响。正是由于这样的影响,才有金代佛教的发展,并出现儒释道三家融合的局面。


  梦在人类最初的信仰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人们相信:梦是神灵的一种预兆、一种信息的启示,因此,人们对梦也是崇信有加。在女真人用梦预卜未来(战争胜负等)的做法,实际上是代表原始时代所深信不疑的:“一切梦均来自他们所信仰的鬼神所发的启示。[6]”以梦的预兆来确定战争的胜负已成为女真人的固定仪式。《金史·太祖传》记载,阿骨打是个贯以梦来卜其胜负的女真领袖。“温都部跋忒杀唐括部跋葛,穆宗命太祖代之。太祖入辞,谓穆宗曰:“昨日见赤祥,此行必克敌。”《金史·五行志》又载,“斡塞伐高丽,太祖卧而得梦,亟起曰:“今日捷音必至。乃为具于球场以待,有二獐渡水而至,获之,太祖曰:‘此休征也。'言未既,捷书至,众大异之。”在与辽军的出河店战役中,阿骨打也是以梦来卜胜负。“太祖自将击之。未至鸭子河,既夜,太祖方就忱,若有扶其首者,寐而起,曰:‘神明警我也'。即鸣鼓举隧而行。”女真人取得了出河店大捷。女真族所信仰的的宇宙观,很显然是一种万物有灵观。一般来说,萨满教是一种多神教,它信奉各种动植物,甚至对天上的云彩、雷电、日月星辰都相信有神灵。萨满教本身有其自身发展的过程。在没有形成系统的宇宙观以前,人们盲目的崇信万物有灵。后来逐渐发展到一切灵物应受到某一种无限权威的神所支配。在女真人那里这种能够包罗万象的神就是天。所以,他们认为人的一切行为和大地之所以存在,都依赖于天意。在女真人的萨满教是以崇信天为核心。

  从文献记载来看,女真人对天神的崇拜超过了对其它神灵的崇拜,有了天意才有万物神灵的感应。这个天当然不是我们普通所见之天,而是具有超自然的力量秘神秘色彩的神,是人类所无法想像和控制的。所以,女真人敬天的例子非常多,在中原王朝统治中也能找到这种影子。在《金史》中我们可以列举许多女真人敬天祭祖的例子。例如:在女真人的巫歌中就有,“取尔一角指天”的唱词。肃宗曾经喊出:“若天助我当为众部长,则今之神抵监之。”又《金史·世纪》载:“间数年,乌春来攻,世祖拒之,时十月已半,大雨累昼夜,冰撕覆地,鸟春不能进。既而悔曰: ‘此天意也 ',乃引去。”又《金史·世纪》载,世祖大败桓赦散达曰:“今日之捷,非天不能及此,亦可以知足矣”。太祖阿骨打在与女真各部首领,商定起兵反辽之际,先行拜天祭祖的大礼。《金史·太祖纪》载,阿骨打“乃入见宣靖皇后,告以伐辽事,后曰:‘汝嗣父兄立邦家,见可则行。吾老矣,无贻我忧,汝必不至是也'。太祖感泣,奉觞为寿。即奉后率诸将出门,举觞东向;以辽人荒肆,不归阿疎,并已用兵之意,祷于皇天后士。”阿骨打在率领女真人进军达鲁古城时,见“有火光正圆,自空而坠。上曰:‘此祥征,殆天助也'。酹白水而拜,将士莫不喜跃。”

  萨满教中的萨满是无所不能的,它具有沟通人神之间、天地之间的本领。在女真人看来,是天神的使者,萨满也是倍受尊敬的对象。然而,萨满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充当的,只有部落集团内的上层人物代表才能充当。如生女真人完颜部的世祖、太祖阿骨打,很可能就是完颜部的大萨满。景祖昭肃皇后唐括氏的父亲石批德撒骨只就也是个萨满《三朝北盟会编》中明确谈到的“兀室”“国人号为珊蛮”,兀室即悟室,是金初的宰相完颜希尹,本名叫谷神,他就是完颜贵族中的显赫人物,曾创女真字,是女真人中颇有才气的知识分子。从中也可以透露出,在女真人中,萨满是知识和权力的拥有者,在部落中拥有崇高的权威。

  关于女真人的萨满教使用的占卜工具,目前尚难以确考。近些年来,东北地区的金代遗址和墓葬中出土了许多仿猪羊和狍子的“嘎拉哈”。黑龙江省绥滨县中兴金墓,松花江畔奥里米金墓群出土了用水晶石雕刻而成的猪“嘎拉哈”和用玉石雕刻的羊“嘎拉哈”。在“嘎拉哈”的“背八”正中有钻圆穿孔。阿城金上京曾出土铜“嘎拉哈”,宾县出土了鎏金铜“嘎拉哈”,这些嘎拉哈很可能就是女真萨满所使用的占卜工具。

  另外,黑龙江地区及苏联的阿穆尔河沿岸都广泛的出土了女真萨满所佩带的各式铜铃。从墓葬铜铃的位置上看,一般都在死者腰部的周围。女真人这种佩带腰铃的习俗,一直沿续至后来的满族。

  在女真族的萨满教中,最重要的工具就是手杖。诅祝时手里拿着绑上利刃的手杖,而在其它场合下则用布帛绑在杖端。手杖成了权力的象征。康宗七年时,女真族生活的地区遭受了洪水之灾,农业秃废。许多人卖儿卖女,甚至跑到山里做起强盗来。阿骨打手里拿着绑着布帛的手杖,同女真众人宣布免征三年税收。这可以说明:一是阿骨打本人为完颜部族中的萨满;二是“杖”在女真社会中具有一种最高权力的象征。1983年至1984午黑龙江省博物的安路、贾伟民两位同志,在哈尔滨郊区成高子火车站附近发掘了一批辽金墓葬,其中有的墓主人身旁就有用银皮包裹的手杖。可以推想,墓主人的身份当是女真贵族中的萨满。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女真人  佛教  信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