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于成林:一双大头鞋

2015-01-10 11:12 抚顺七千年 未知 1523
时值冬日,我们下乡已经三个月了。凛冽的寒风,还是一如既往地摧残着这辽西大地。稀疏的雪花,依然飘飘洒洒地撒落在这荒原辟壤上。乡间,偶尔的遥闻几声残喘的犬吠,生不逢时的猪糕们,在急不可耐地拱着圈门,像是要挣脱、还是渴望,似乎表情复杂,不好轻易定论。期间,我和点儿长应邀参加了乡里的“农业学大寨”会议,还是满幸运的。会场在乡政...

于成林:一双大头鞋 图1


  时值冬日,我们下乡已经三个月了。凛冽的寒风,还是一如既往地摧残着这辽西大地。稀疏的雪花,依然飘飘洒洒地撒落在这荒原辟壤上。乡间,偶尔的遥闻几声残喘的犬吠,生不逢时的猪糕们,在急不可耐地拱着圈门,像是要挣脱、还是渴望,似乎表情复杂,不好轻易定论。期间,我和点儿长应邀参加了乡里的“农业学大寨”会议,还是满幸运的。会场在乡政府的所在地。相传,这里原来是东北军阀张作霖的把兄弟张作相的府邸,一处座落有致的青砖瓦房四合院,宅院深处的上房宽敞明亮,拆除了内间壁墙,就是会议大厅了。


  我们会议期间的用餐是自备餐具。老乡们每个人都端着两个大碗、持一双竹筷。他们很欣赏我的大饭盒,管它叫“旱涝保收”。多么吉祥的托词啊!饭盒像只漂泊的船,盛满了泡了萝卜汤的饭,托在手上还能暖着手。竖起的盒盖儿,仿佛是撑起的风帆,手中的羹匙又像一支大浆,崴一口汤泡饭,送到了嘴里边,就像划到了彼岸。多么如痴如醉、如诗如画的丰富想象啊!但愿如此。

  点儿长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小声提醒我:快吃吧!汤都撒了。这会儿我才从彼岸回来。那天,我还是穿着那双心爱的球鞋。冬日里,虽然年轻人火力壮,学大寨热潮一浪高似一浪,但也抵御不住那地冻天寒。我的脚被冻得猫咬了似的,有个老乡关切地叮嘱我说:把鞋脱下来,用手搓一搓脚,再捂一捂,不然工夫大了会冻坏的。我顺从地照着做了,觉得情况好多了。我又灵机一动,摘下了棉帽,把它扣在了脚上,这样头冠脚戴的壮举,解决了我的脚暖问题。我坐在板凳上,心里挺美的,自言自语道:这真是一个智慧型的黄金点子。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鞋是实现千里之行的必备条件,是该有双棉鞋的时候了。年终结算了,我得到了第一桶金是18·44元,我高兴极了。拿着这微薄的薪水,兴高采烈地跑到12里路之外的班吉塔供销社,选购了一双我钟爱的大头鞋,竞花去了17·00元。当着售货员的面,我就亟不可待地换上了大头鞋,美滋滋的手拎着球鞋就回来了。一双军用大头鞋,牛皮包尖儿包跟儿的,穿上它我竞表演了一下,左右脚跟一扣 ,发出咔咔清脆的响声,很好听。牛毛毡垫,羊皮衬里,穿上它,心里都觉得暖暖的。有一种对奢求和欲望满足的幸福感。有的同学还教我保养方法:皮面不能沾油,鞋内不能水洗,我爱不释手的捧着鞋,记下了同学的叮嘱,爱惜的只差把两只脚抗起来走路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岁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