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小肚溜圆”

2015-01-10 11:50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925
三年的“自然灾害,考验了城市人,也让人们知道了,自己的忍耐力和抗“饥”的能力,期间他们开始自力更生了。

《龙凤旧事》之“小肚溜圆” 图1

资料图

  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一九六八年我们下乡了,到乡下后第一件事就是接受贫下中农的“忆苦思甜”教育。像这样的会议要先唱歌,然后找一个苦大仇深的老贫农讲讲当年的阶级苦,然后再吃一顿“忆苦饭”。

  歌是这样唱的:“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申。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恨……”。个个唱得悲悲切切,泪光闪闪。

  这时一定要有人领喊口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接下来由一名老贫农上来讲“血泪史”。“我叫×××,今天我给大家讲讲我家的血泪史,那真不叫人过得日子啊!那一年我老妈妈七十六了,每天二两粮食,喝稀粥都喝不上溜,那碗都不用刷,恨不得连碗都给吃喽,没办法,只好吃糠,后来连糠都吃不上了,就吃枕头里的谷瘪子,那叫难吃啊,一股脑油子味儿。吃完后连屎都拉不出来,我就给用手抠,后来,老妈妈活活给憋死了。那日子我是说死也忘不了啊。这“三年自然灾害”可把人给祸害苦了,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妈临死时说的一句话,这三年,比旧社会还难过呀!”

  很严肃的“忆苦思甜”大会,叫他整的哭笑不得。想批他,他是真正的贫下中农,不批他,他讲的是“三年自然灾害”的事儿,大家又有同感,只是不敢说而已。得了,喊口号吧:“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等等。然后又吃了一顿高粱破子(高粱不细磨,用磨一拉)加上白菜邦子没油没盐的糊涂粥,就散会了。

  这不是笑话,是真实的反映了“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农村的真实情况,往往有些人把它当成了旧社会,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的那么吓人吗?回答是肯定的。

  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六一年,是我们解放初期出生的孩子遇到的第一个灾荒年。什么原因我们不清楚,那时候我才十岁,大道理不懂,再后来到了我们成人的时候才知道有天灾,还有人祸,还有外因。

  但那时候听大人们说,还是年头不好。五九年是“猪年”,老人常说“能吃不能干,坐吃等死。”,一定是灾年;六零年是“鼠年”,老人说是“耗子年,盗窟窿年”,但六一年是“牛年”,老人说“牛马年好种田”,但一九六二年是“虎年”一“虎”一“牛”就给冲了,所以,连连灾害三年,这时候生的孩子“下生就挨饿”已是不可避免。

  有人说,你那么小就记得那么清楚?人怪就怪在这。许多好日子你不一定记得住,就好像你在烧得通红的火炉边上,热乎乎的时候你不感觉怎么样,一旦叫它烫了一下,留下一块疤瘌,你还记不住?那你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我属于能记住那块“疤瘌”的一类。

  从我们孩子的眼光看,这三年有这么几个变化。先是吃的由干变稀。原来一天一顿稀的,逐渐变成了三顿稀的。而且有越来越稀之势。有人开玩笑说:“现在这稀粥,米粒儿骑自行车都撵不上”。是真正的“稀粥”,光可鉴人。如果是苞米面糊涂粥的话,里头还要有菜帮子、菜叶子。稀粥倒是灌饱了,小肚溜圆,可不一会儿,几泼尿就没了。肚子瘪了,开始咕咕直叫。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