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四十载割不断两代情缘

2015-01-26 09:17 抚顺七千年 孙宝树 1850
每当我翻开那本珍藏至今的老相册,发黄老照片上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总能勾起我无尽的回忆。当年与抚顺知青们相处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许多动人的故事还记忆犹新。如果要让我和老父亲为往事找一个接触最多、来往最密、感情最深的人的话,我们都会不假思索地喊出那个熟悉的名字...

翁旗海金山牧场的抚顺知青返乡时合影

  每当我翻开那本珍藏至今的老相册,发黄老照片上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总能勾起我无尽的回忆。当年与抚顺知青们相处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许多动人的故事还记忆犹新。如果要让我和老父亲为往事找一个接触最多、来往最密、感情最深的人的话,我们都会不假思索地喊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姜志斌。


农场结缘,亲密无间


要提起我们父子俩和姜志斌的缘分,就不得不提起我的家乡——内蒙古昭乌达盟(现赤峰市)翁牛特旗的花都什农场。1974年8月,我高中毕业后回乡。同年同月,一批与我同龄的、风华正茂的知识青年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号召,从煤都抚顺来到我的家乡花都什农场插队落户。其中身体精壮、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青年党员姜志斌和20多名青年伙伴一起分到我父亲任党支部书记的第一大队。这样我有机会与姜志斌及一些知青相识。年底我被调到场部机关工作,因工作关系我与知青们有更多的交往。一天,场部机关开大会,学习当时带头走出都市的“王毅、刘淑媛、王春杰、张抚娜等八小将”的先进事迹。会上,姜志斌的发言引起了我的注意。只见他操着一口标准的东北话,声音宏亮、激情四射,讲话既幽默风趣又精辟深刻,当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父亲也给他很高的评价。


由于出众的才能和卓越的表现,他很快就被提拔为第一大队党支部副书记,给我父亲当助手。不久他和我父亲一起当选为农场党委委员。我发现尽管他只大我一岁,说起话来却很有内涵和深度,举手投足间也有种远超实际年龄的成熟,因此在抚顺知青中很有威望。


出于对姜志斌的器重和关爱,我父亲将他视作自己的孩子,时常下班晚了,食堂没饭就带他回家吃。尽管吃的是粗茶淡饭,但姜志斌却一个劲地说这饭温暖了他那颗远离家乡的心灵。可能是年龄相近,志趣相投的缘故,我们相处得也是情同手足一般。这样一来,他既是我父亲的得力助手,又是我的知心好友,两代人的双重情谊让我们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


人命关天  真情呈现


时间一长,我发现姜志斌不仅为人热情、工作积极、懂得感恩,还有一副难得的侠义心肠,在关键时刻总是能挺身而出。


记得1975年初秋的一天,我父亲在离家8里路的场部开会,会后一高兴就喝了很多酒。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他选择步行回家,半路因不胜酒力而迷路。见父亲迟迟未归,志斌心急如焚,只见他二话没说,不顾工作的疲劳,立即叫上知青点的所有知青和一些职工连夜进行地毯式搜寻。然而,由于搜寻面积实在太大,直到深夜大家依然一无所获。


“找不到老支书,我们怎么向上级交代?”在手电筒微弱光亮的映照下,姜志斌的双眼依然闪烁着光芒,他用坚定的语气对大家说:“大家把搜索范围扩大一下,今晚不找到老支书绝不罢休!”说完,他便喊上了几个知青,商量了几个可疑地点,一头扎进了夜色茫茫的遍地是庄稼的深处……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