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四十载割不断两代情缘(2)

2015-01-26 09:17 抚顺七千年 孙宝树 1383
每当我翻开那本珍藏至今的老相册,发黄老照片上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总能勾起我无尽的回忆。当年与抚顺知青们相处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许多动人的故事还记忆犹新。如果要让我和老父亲为往事找一个接触最多、来往最密、感情最深的人的话,我们都会不假思索地喊出那个熟悉的名字...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家在姜志斌的率领下一直搜索到凌晨,终于在河边一个草垛里找到了烂醉如泥的我父亲。眼见老支书平安无事,姜志斌和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事后,父亲和我对姜志斌感激涕零,但他却当这事没发生过一样,从来不在旁人面前提起,这让我们父子俩在欣赏他的工作能力的同时,又对他的高尚人品产生了深深的敬佩。这段跨越两代人的情谊一时在农场传为佳话。


相聚苦短 洒泪道别


相聚的日子总是太短。在姜志斌这批抚顺知青下乡两年之后,知青返城的政策松了口,农场大部分知青陆续以招工、顶职等名义回了城。他先人后己,最后和他同一批下乡的知青走得只剩下了他一个“光杆司令”。虽然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农场里任劳任怨,但我仍然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出这个东北汉子的眉宇间已不时流露出对千里以外的家乡的眷恋。


1978年8月,分别的日子不期而至。在农场整整经历了四载寒暑后,因为昭乌达盟被国务院重新划归内蒙古自治区,辽宁知青集体返城的日子来到了。那天,大队和场部都举行了欢送仪式。我和几个好友也为他洒泪送别。饯行的酒喝了一杯又一杯,祝福的话说了一句又一句,难舍的手握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载着他的汽车在公路尽头消失,我们才踏上回家的路。


由于当年农场的通信条件极其落后,因此抚顺知青返城后如泥牛入海一般,我们父子和姜志斌也中断了联系。虽然杳无音信,可每年我总会在重要的日子里翻看我们父子和他的合影照片,以及那本他送我的写满鼓励话语的笔记本,向东朝着抚顺的方向默默遥祝,祝愿他好人一生平安。


难舍旧情 再续前缘


1994年8月份,我作为一名弃政下海的创业者,毅然选择了抚顺这座城市作为开拓的市场。主要是因为“姜志斌”这个名字在我心中从未磨灭,一切为了重拾尘封多年的友谊!但事与愿违,我就像当年地下党找党组织一样,苦苦寻找了半年之久。最终总算在大学毕业分配到抚顺工作的我的老乡陈志文的帮助下,于1995年春节前与昔日好友姜志斌重新接上了头。当时的他已经是抚顺市检察院的干部。


一别十六载,友谊春常在。一见面,姜志斌就用那双热情的大手与我紧紧相握,对我嘘寒问暖,亲切至极,让我热泪盈眶。多年未见,他依然是当年那个一呼百应的风云人物,依然是精气神十足的神态。我在抚顺期间,他屡次做东召集当年的知青们陪我吃饭。听说我父亲身患重病,他组织了12当年知青开3辆汽车,还拉着许多慰问品,直接送我回家过年,并一连数天拜访了包括我父亲在内的10多位老领导、老朋友。他们返回时已近除夕了。


志斌不仅把我视同家人,我格外关心照顾,还对我的事业发展提供了许多宝贵的建议和实际的帮助。在抚顺期间,他为我提供宾馆免费住宿,为我提供仓库免费存货。我找不到合作伙伴,他煞费苦心地带我出席公务活动,借机把我介绍给当地有实力的企业家;我的新产品一时找不到销路,他不遗余力地动用自己的人脉网络,帮我向银行、保险公司等销售产品。可以说,没有他当初的鼎力相助,就没有我今天的事业成就。


如今,我定居在上海做实业,他在抚顺当公务员。我们虽然相隔几千里,但始终音书不绝,往来不断,我们的友谊也如珍藏美酒一般越陈越香。他女儿结婚,我宁可扔下正在谈生意的客户也要飞过去参加。有时他宁可推掉当地朋友的盛情宴请也要带人来上海与我和家人相聚。2014年春节刚过,我带家人驾车到抚顺串门,他高规格标准盛情款待,真情实感,永难忘怀!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