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 > 东北文化

东北文化

在民族文化的深处孜孜探寻(2)

2015-02-02 13:37 江城日报 龙欣 1537
与经院式学者的考究不同,江汉力始终植根在社会底层,在民间深处。基于自己丰富的农村生活体验,他对一些民俗和语言现象领悟很快,开掘亦深。柳编几乎要绝迹了,为了考察柳编,他到五里河三合村找到一个编笊篱的老艺人


  江汉力是汉族人,他对满语有浓厚兴趣。他撰写了大量的满语地名、器物、日常语等的札记。1991年他在《江城日报》上开辟的“满乡采风”专栏,让我们见识了许多珍稀的资料。比如笊篱姑姑舞的唱词:“笊篱姑姑下山来,十五十六看灯来。坐的什么车,花轿车,谁赶车,小阿格……”多么有风味!我们都知道与中国象棋相似的朝鲜象棋和日本将棋,但满族象棋就鲜为人知了。满族象棋的车马炮每个都具有车马炮的三项功能,江汉力论析说:这充分显示了满族八旗入关前后兵马娴熟的征战本领和民族的气质。对民俗语言,江汉力从六十年代就收集东北方言,到八十年代已成初稿二十多万字,其中满语进入东北方言和普通话的词汇,甄别出几百条,如“秃鲁” (不履行诺言),加汉语而为“秃鲁扣”;“兀突”(不凉不热),又进入汉语引申为“兀了巴突”,即为人办事不利索,说话发音不清楚。他论证北京和东北方言里的“捅娄子”说,旧时满族农家供奉四大仙家的住处,因位于高地而称为“楼子”,捅了仙家居处自然是惹祸了。他的论证,既源于典籍又有生活实证。但是江汉力做学问,并不只凭生活经验,他严格依据历史。为了查清东北的土地面积“日”和“垧”、“晌”的关系,他用了十天时间,查了二十几本书,最后仅写成两千字的文章,可见他治学的严谨。


  与经院式学者的考究不同,江汉力始终植根在社会底层,在民间深处。基于自己丰富的农村生活体验,他对一些民俗和语言现象领悟很快,开掘亦深。柳编几乎要绝迹了,为了考察柳编,他到五里河三合村找到一个编笊篱的老艺人,在贺家找到一个善编簸箕和笸箩的老人,从烀条子到开头打底,在旁边认真观看、记录全过程。他对满族汉军旗烧香祭祖过程了解不深,就和摄像师一起,打车到乌拉街去访一个张姓萨满,从他手中得到很多祭祀时的神本子(唱词)。在偏远山村,在农民炕头上,在收购商的购物里,他收集到几百件的满、汉族民间刺绣,包括枕头顶、兜肚、童帽、幔帐套、围裙、门帘子等,他觉得那上面的戏曲、花卉、图案及其精妙工艺,透出了无尽的珍贵信息。正因为植于生活据于典籍,他往往独具慧眼,善于创见。有一次,他看到某名人在“百家讲坛”讲《红楼梦》里元春判词“虎兔相逢大梦归”时,到最后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他笑了。他知道,“虎兔相逢”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农历常识和相卜用词,是指虎年和兔年在立春前后的交替,大约每24年或更多才有一年在春节前立春的。还有某名人在北京电视台上说,上元节为正月十五,中元节为七月十五,下元节为八月十五,江汉力说,其实下元节是十月十五。他不惧权威,最讨厌空谈和一知半解想当然。为着学问,他往往嘴黑,而不吐不快。


  这就是江汉力,一个来自民间深处、植根于生活深处的草根学者。 龙欣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东北  土著民族  独特的日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