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我让青春撞了一下腰

2015-02-03 21:33 抚顺七千年 王尧 901
我让青春撞了一下腰——记厂共青团的一次紧急突击劳动王尧1987年11月隆冬季节,天气分外寒冷,抚顺挖掘机厂的搬迁在这严冬季节里也到了最关键的阶段。由于地质沉陷,我们挖掘机厂要从原来的榆林地区的老厂区搬到新厂址——施家沟新厂区。当时是“搬迁不停产”,老厂和新厂边搬迁、边生产。在一次...
  我让青春撞了一下腰
  ——记厂共青团的一次紧急突击劳动
  王尧
王尧:我让青春撞了一下腰 图1
  1987年11月隆冬季节,天气分外寒冷,抚顺挖掘机厂的搬迁在这严冬季节里也到了最关键的阶段。由于地质沉陷,我们挖掘机厂要从原来的榆林地区的老厂区搬到新厂址——施家沟新厂区。当时是“搬迁不停产”,老厂和新厂边搬迁、边生产。
  在一次生产调度会上,厂生产科提出一个棘手的难题:老厂区的2号库有170多吨铜件需要紧急搬迁到新厂为主机配套,但各个车间的任务都很紧张,难以抽调人员搬运,但新厂的主机生产又急需这批配件,否则将耽误交货期。一时间厂长也沉吟半晌难以安排。
  时任厂团委副书记的我立即代表全厂团员青年请战,我说如果正常工作时间抽调不出人来,我们就动员全厂团员青年们利用周日一天的休息时间打“义务突击”,坚决把全部铜件搬到新厂,保证主机配套、按期交货出厂。时任挖掘机厂厂长的金征同志同意了共青团的请战要求,指示厂生产科做好搬运过程的协调指导,运输科做好车辆配置,并安排厂职工食堂为参战人员备餐,要求我们争取在一天之内打完这场“歼灭战”。
  我立即召开了全厂两个二级团委、38个基层团组织负责人会议。大家一致表示没有问题,在工厂面临困难的时候坚决打好这场硬仗,也以实际行动在全厂职工面前昭示我们共青团“厂兴我荣、厂衰我耻”的意志和决心。由于厂食堂需要统计用餐人员,我就和大家一道,当即确定了参战的团员青年人数,包括优秀团干部、青年先进生产者、团小组长、优秀团员和青年积极分子等等,共计390多人,领取了400副白手套,并与生产科、运输科确定了会战的时间和地点。
  第二天上午不到九点,全厂参战的共青团骨干们都集中到了老厂生产科2号库。每个参战单位都打起了标有自己公司、车间名字的“共青团突击队”红旗,由基层团委书记、团总支书记、团支部书记、团小组长踏着积雪带到了现场,真是兵似兵山、将似将海,人头攒动,意气昂扬!铸钢、配件公司、建筑公司、服务公司、铸铁、金工一、金工二、结构、金工三、锻造、装配、模型,包括机关、厂报、计量处、工艺处,——全厂团的单位无一缺席,穿着工装的男女青工们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当时生产科2号库的厂房已经拆除了,黄澄澄、金灿灿的铜件就像一座庞大的金山似的裸露着堆在露天的库区内,那是全厂职工的心血和财富啊!我和各单位团组织负责人与生产科、运输科派来的调度、司机们简单商议后,十几台卡车就先后从六个方向开进了生产科2号库的现场,390多名团员青年就分成了六个大组,开始了紧张的搬运工作。——我们不仅要把这170吨铜件装车,而且要派人跟车到新厂址,卸下这批铜件,如此往返。那真是一个无比火热的劳动现场!参战的团员青年们脸冻得通红,奋力往卡车上装运铜件,力气小的女孩子们就两个人抬水桶一样往车上搬,干的性起的小伙子们有的就干脆甩掉了棉袄,穿着毛衣挥汗抢运,每个人就像喘着蒸汽的小火车,呼出的一缕缕“哈气”把工地缭绕得像升起了点点炊烟。
  从上午九点开始到午间12:40左右,库房空地上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铜件。这时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大家已经感到有些饿了,也有些疲惫了。我和大家一商量,决定一鼓作气,把剩下的铜件全部运完,然后大家一起乘车到新厂,卸完再吃饭。就这样,大家鼓足余勇,又热火朝天地搬运起来。
  我也带头站在了一辆卡车的后身,在厢板前往车上搬铜件。那时候年轻气盛,自恃自己是厂田径队的跳远、三级跳和短跑运动员,身体分外强健,又觉得作为团委书记要发挥带头作用,我就一步不动站在车后,抓住地上的铜件的两个“耳朵”,接连往车上扔。每一个铜件的分量大概有15、6斤沉,我一口气扔了有14、5个,当把第16个铜件扔到卡车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后腰“咯”的响了一声。
  这时几个团干部拉下了我,继续往车上搬运。我站在那里活动活动腰,也没觉得一点儿疼、酸或有什么异样,就又不顾劝阻接着跟大家一起搬运。大约到了下午3点半钟,最后一车铜件装车了,我们就浩浩荡荡地坐着卡车回到了新厂,卸下了最后这批铜件。经过一天的奋战,我们干净、彻底地完成了这次艰巨的任务!
  大部分团员青年都在职工食堂吃了这顿超过了用餐时间的午餐,食堂给青年突击队员们准备的是米饭、咸菜和牛下货炖萝卜,由于过了吃饭的点,又是休息日,人也太多没法加热,大家也饿极了,就捧着冷饭温汤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看着团员青年们冻得通红的脸和捧着饭碗的一双双红肿的手,我的心里涌起了无比的感动和自豪!我们这些团员青年、团干部都是生于斯、長于斯的工厂子弟,我们证明了自己在工厂的紧急关头,是敢打硬仗的一支钢铁之师,是父辈们可以依靠的最富有青春活力和激情的力量!
  这几年,我的腰时时作痛,严重时直不起来,坐卧不安。医院检查的结果是由“腰间盘膨出”慢慢发展成的“腰脱”,是缘于久旧的硬伤造成的。回想起来,我小时候,包括当运动员时也没有受过任何腰伤,可能就是这次义务突击的一股“激劲”留下了后患,但我从来也没有后悔。如果让我再次选择,我还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
  八十年代,正是对越自卫反击战那个年代,我们在老山、法卡山、者阴山的“最可爱的人”们在猫耳洞里、在血与火的战场上谱写着可歌可泣的“血染的风采”,我们这些后方的团员青年加班加点,义务劳动这种突击性的活动是经常性的,真是恨不得把一年的工作在一天干完!
  30多年过去了,我和当年的团干部们每年要见一次面,把酒忆忆当年,大家还是那样豪气干云。所谓“大将上阵,不死带伤”,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就只当一首歌唱的那样,“我让青春撞了一下腰”吧,它让我欣慰——青春,就应该是痛并快乐的,这样才有意义!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