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维俊 :一醉四十年

2015-02-18 11:27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198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我们没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豪气,但照他也不差什么。我们哥几个喝酒,那叫好,一醉四十年...
王维俊_:一醉四十年 图1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我们没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豪气,但照他也不差什么。我们哥几个喝酒,那叫好,一醉四十年。

  这话要从一九七五年说起。我那时候在龙凤矿开拓区任代理团总支书记,当时正值“批林批孔”时期,按照矿里的指示,要成立一支“文艺宣传队”。这个任务就落在我的肩上。经过自我报名、现场面试、领导审批,选拔了十几个人,都算各有专长。

  带过文艺队或体育队的人可能都知道,这些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散漫,纪律观念极差,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那是有局喝,没局也喝,演出后喝,有的甚至演出前也喝。又一次还出了洋相。在演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折子戏“杨子荣上山一折”时扮座山雕的演员喝得有点大。在对黑话的时候,出了问题。座山雕问杨子荣:“脸红什么”?“精神焕发!”“怎么又黄了?”“防冷涂的腊”这是正儿八经的台词。可是他喝高了,刚问完“怎么又黄了”?杨子荣回答的话音没落,他又来一句“怎么又黄了?”杨子荣一听,怎么还问?知道坏菜了,但还算镇定,手势在脸前一比划,回了句:“防冷又涂了一层蜡”,观众爆笑如雷,为此我们差点儿没被上纲上线。

  有时候我们演出完了,我也犒劳他们,请他们喝酒。席间,个个不藏奸、不耍滑,贼实惠。不把自己喝倒、灌醉不算完。有一次我们演出后去东洲小于子家喝酒,基本上都是一人一斤,啤酒没数(那时候的啤酒都是散啤),个个都迈起了梅花步,出门已是十点多了。其中一个烂醉如泥,两个人都架不动。没有“的士”、没有公交。东洲到龙凤有十五里地,“醉翁”家在龙凤国民山上,怎么办?只好四个人抬!抬他还不老实,俩脚乱蹬,有时五个人一起摔倒,大声嚎气,连劝带骂,连推带搡,连拉带架,一个钟头走了不到二里地。好不容易弄到搭连,有人认识收废品的朋友,好说歹说,借了一辆带车子,几个人推着他,费尽力气才把他整回家,已是下半夜两点了,把媳妇气得五啦嚎疯地。

  我的这些朋友不喝正好,一喝指定高。有喝完酒一头攮炕上就睡的,有一喝完酒就唱的,有喝完酒还到处划拉酒碗的,有喝完酒趴在马路上睡一宿的。但不管他们什么样,我们还是从那时候起,在一起过了四十年春节。

  我们约定,每年春节初五,必须到我家。不管我在哪,不管我在不在家,不管谁有什么事儿,都不管。每年初五就是我们哥们聚会的日子,雷打不动。一九九〇年初五,我送新来的局党委书记回家。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给哥们儿留下一封信,告诉他们不能在家一聚,这样写的: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维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