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婚礼的变迁,记忆里的温暖

2015-02-27 21:13 抚顺7000 王尧 2294
婚礼的变迁,难忘的温暖王尧俗话说“一方水土一方人”,咱们东北的婚礼向来是极其隆重的。它凝聚了父母、长辈和亲友们满满的祝福,也是大家用绵薄之力表达心意、彼此来往,共同为新人构筑的暖巢贡献一点“实物基础”的机会,更是新人感恩、送谢的过程。回顾这些年来耳闻目睹,自己策划、主持过的婚礼,...
婚礼的变迁,记忆里的温暖

王尧

  俗话说“一方水土一方人”,咱们东北的婚礼向来是极其隆重的。它凝聚了父母、长辈和亲友们满满的祝福,也是大家用绵薄之力表达心意、彼此来往,共同为新人构筑的暖巢贡献一点“实物基础”的机会,更是新人感恩、送谢的过程。回顾这些年来耳闻目睹,自己策划、主持过的婚礼,时常引起怀念与感慨。



资料图片

  六、七十年代,我还是个少年。那时几乎看不到哪家大张旗鼓、吹吹打打迎娶新人的婚礼场面。听老人讲,五十年代很多人都是领了结婚证,把铺盖卷搬到一起就算过日子了。到了七十年代,又有了“嫁妆”这个概念——“自行车、手表、收音机、缝纫机”这“四大件”。备办得怎么样,是婚礼上不上档次、新娘嫁得好不好的重要标准。虽然日常生活普遍过得都很清苦,但办喜事的时候却不管家底薄厚,人力物力都倾囊而出了。家境好一点的人家,为新人备办了这“四大件”,家境差的集中财力怎么也得想法给儿女办上一件。实在没有财力的也没办法,就看两个孩子是不是情投意合、你情我愿。那时候备办嫁妆,手表大概是最必不可少的,新娘子的纤纤玉手戴上一块婆婆给的手表,喜盈盈、美滋滋的,象征着“赶点儿、走字儿”的吉兆,也暗示着自己在婆家的地位,娘家给姑爷做一套料子服中山装,也表示待姑爷很厚。那时的婚礼给我印象最深的有这么两种: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