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抚顺知青

王维俊:难忘的“打平客”

时间:2015/3/10 10:24:35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4
内容摘要:现在的小青年很流行“AA”制。原来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就是各付各的账,手指头卷煎饼——自吃自。其实就这种办法我在四十多年前就体验过。不就是“打平客”吗?
抚顺知青故事

难忘的“打平客”


王维俊


王维俊:难忘的“打平客”

资料图


  现在的小青年很流行“AA”制。原来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就是各付各的账,手指头卷煎饼——自吃自。其实就这种办法我在四十多年前就体验过。不就是“打平客”吗?

  下乡以后,生活很艰苦,想改善一下生活是件很难的事情。为了解解馋,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平客”。有一天,和我们一起住在老乡家的、从锦州下放到我们队的“赤脚医生”冯民俩手抄在棉袄袖子里,晃着挺长头发的小脑袋回来了。特别神秘地跟我和小丁说:“听说没,一队王守礼家杀猪了,”一双小眼睛里透着很重的馋意,没有多少肉的脸上现出诡秘的笑。

  那时候农村要是谁家能杀起猪不见得是一件好事。第一不能自己都留着吃;第二你还不敢卖,那是投机倒把,挖社会主义墙角;第三,即使卖了也得不到现钱,都是赊账,不定什么时候才能给。真是骑虎难下,俩手捧个刺猬猥儿——扔不得,抱不得。

  “咱们三个打平客呗”?老冯的小眼睛里带着着诱惑。“什么叫打平客”?我们下乡前没听说过,现在刚下乡没几个月,也没听说过和参与过。“操,还他妈知识青年呢,连打平客都不知道?”冯“赤脚”撇刺拉嘴地,一脸的嘲笑和不乐意。“告诉你们俩,打平客就是自己请自己,明白不?”“明白了,可是没钱哪!”我们也明白,没钱就啥也整不了。

  “没事,我找老王家去赊,有钱时候再还。没事儿,有我呢”。看我们俩开了窍,细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操,你俩小子就?等着吃肉吧,去青年点儿整点高粱米,做好准备,一切交给我,要是能有点酒就更好了”,老冯交待得清清楚楚。

  老冯有点意思。他没带家属下乡,光棍一个人,自己开伙,做一回饭怎么也得吃个好几顿,最拿手的是熬白菜。告诉我怎么把没油的白菜熬的像有油。先把白菜下锅,使劲用大火炒,等到白菜有些胡巴的颜色了,再加水,加盐。我去,就这个招啊。他爱沾点儿小便宜,利用手中的“听诊器”,捞点好处,到老朱家家弄几棵白菜,到老王家整几个土豆、地瓜,去老刘家薅几棵芹菜,到老周家蹭点旱烟,全队叫他整遍了,大伙贼烦他,可又离不了他,真是遭人烦,惹不起,离不了。

  我俩心里明镜似的,知道他不沾点便宜都能死。我跟小丁说:“整他一下子,不然他寻思我们什么都不是呢,我去打酒,今天给他灌迷糊,明天让他出名。”就这么办!我去小卖店买了二斤60度的“大凌川”,又去青年点弄来三斤高粱米,好好地准备下了。

  那时候还没有电,七点多钟天就黑透了。也没有收音机、我们先早早地钻了被窝,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等到了十点多,冯大夫发话了,“开始行动,你们在家焖饭,我去整肉。不要有太大动静,别找麻烦 !”说完翻身下炕,背起往诊包,钻进寒冷的黑夜里。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王维俊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