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探索发现

探索发现

评析朝鲜对建州卫女真的第一次用兵(4)

2015-03-15 08:38 抚顺七千年 谢肇华 2335
建州卫女真迁到婆猪江畔的初期,因缺口粮、种子、盐酱等,常常在大小首领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到朝鲜边境地方,向朝鲜乞粮;同时要求,“今后但有建州卫人民来往买卖,印信文书,许令施行,毋得阻挡”,(《朝鲜实录》,世宗七年七月己已)要与朝鲜进行贸易;一些女真人为生活所迫,有的强行越境,甚至“...


  对俘获的248人,朝鲜进行了甄别。内有唐人24名,被遗返辽东。(《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五月乙丑)有曾被掳去的“本国军丁男女”6名,“令给亲完聚”。(《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八月乙亥)其他人则根据世宗的旨令,“除老幼外,丁壮并令斩之“。(《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五月庚申)余下的“大小男女共一百七十四名",“七八岁以下无母无亲族小童等,付京中各司奴婢有产业慈惠者”收养,其他人则“分置京畿及忠清道各官,限其安业”(《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六月癸未,乙酉>,这样算来,被斩之丁壮当为44人。

  三、这次事件的长远影响

  朝鲜出兵建州卫,是朝鲜与女真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对朝鲜自身和女真各部,带来的震动都是很大的,其影响更是长远的就朝鲜而言,这次事件之后,由于怕女真人复仇,在北方边境愈加严防死守,使边境地带长期处于紧张状态,并由此开始疲弊。这次事件之后仅一个多月,就发生了女真人“潜寇闯延,射杀男女各一”的报复事件。(《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六月庚寅)此后,朝鲜唯恐边将救援不及,便令边境附近的居民,“男丁十三以上者,并令习射”,并且在农作之时,也要“常带弓矢,如有贼变,同力防御”(《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六月壬辰、己亥)其习战的箭竹,则令南方各道不断输送。同时,又“命平安道各官守令,轮番率其士兵赴防”,使“一道人民,未得安枕”。

  为了加强边防,又从京城调来军士。“加以京军士豪横作弊,平安(道)凋弊,自此始焉”。(《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六月癸卯)西北面的平安道大伤元气,东北面的成吉道也不轻松。为提防建州卫的近支建州左卫在东北面报复,除同样让13岁以上的男丁习射之外,朝鲜封建统治当局还在东北边境增加了兵力,并太筑城堡,搞得军民人心惶惶,民不聊生,以致发生了庆源筑城之军大规模逃亡事件。

  世宗十五年九月某夜,在此筑城的定平、永、预源、北青等各官军人,“乘夜号曰:贼来!”便“成群逃散”。逃跑之人,不下千数,因争先恐后,有的竞被“践踏致死”,有的“溺死池中”。庆源节制使“使人追捕”,逃军“拒而殴之”。(《朝鲜实录》,世宗十五年九月壬辰)后来,朝鲜当局对追拿到的逃军,以逃避差役罪,给予严惩。但大批军人逃亡,说明征剿建州给朝鲜军民带来的心理阴影是巨大的。

  对女真人来说,虽然建州卫受到了朝鲜的重创,元气大伤,但从此对朝鲜封建统治当局的认识更深了一层,建州女真的凝聚力开始加强。建州卫在遭到朝鲜打击之后,怕朝鲜再次进攻,向北迁移到兀弥府,距原住地约马行一日之程,当在今辽宁省桓仁县拐磨子乡北古城子一带,但仍时时感受到朝鲜的威胁。在明正统元年(朝鲜世宗十八年,1436年),向明朝请求西迁辽阳、草河一带。就在辽东总兵官巫凯受命处理此事,建州卫尚未迁移的时候,次年九月又发生了朝鲜军分三路进攻兀弥府的事件。幸亏女真人对朝鲜有了警惕,事先侦探到动静,或躲避山中,或向西逃往苏子河流域。朝鲜军这次无功而返。

  正统三年(1438年春,明礼部、兵部议准:“浑河水草便利,不近边城,可令居住。(《明英宗实录》卷43)李满住始率建州卫移居浑河的上游苏子河流域,即今辽宁省新宾县烟囱山东南旧老城一带。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朝鲜  女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