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探究

历史探究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11)

2015-07-29 14:35 抚顺七千年 高荷红 5877
  内容提要:《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第一批一共11部10卷本;除此之外,我们了解的还有28部,还有徐爱国的《天命雄鹰》,张德玉搜集整理的《三皇姑开矿》、《佟春秀传奇》,后来加入的明代《依尔哈木克》、《莉珠坤逃婚记》,对这些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的介绍,我们发现满族说部文本经过多少...

  富育光家传的《飞啸三巧传奇》,是郭氏传本的传人——郭阔罗氏富察美容,从其父亲、爷爷两代人传下来,富希陆记录于1928年前后,后来经过他多次整理,慢慢传了下来。[56]

  6、《东海窝集传》的传承情况

  宋和平1985年7月在傅英仁家中采录了《东海窝集传》,共30盘录音带。

  1940年,傅英仁在在官地教书时,听一位关姓老人(满州名是色隆阿,当时已78岁)讲述的;1946年色隆阿的弟弟关隆棋又讲述了一些内容、“做了一些补充”,形成了傅英仁1957年前的记录本,其中也有三爷讲述的内容。1958年这些记录本被烧时,傅英仁重新整理了三种版本的《东海窝集传》内容提要。

  东海窝集传在流传过程中有《东海传奇录》、《东海勿吉传奇》、《东海窝集》等名称。傅英仁讲述本以傅永利的讲述内容为兰本,吸收关墨卿等人讲述内容,加上他的创作而成。出版的《东海窝集传》是在这三种版本的基础上,互相补充内容而形成的。录音本29回,内容却有34回,经宋和平与傅英仁商讨后,定为30回,即今天出版的《东海窝集传》。[57]

  满族说部文本经过多少代人的传承,在传承过程中形成了诸多异文,只有那些传承脉络比较清晰的家族才传承了下来。

  注释

  [1] 2005年,吉林省中国满族传统说部艺术集成编委会已经掌握了32部说部的情况。——笔者根据各种资料统计所得。

  [2] 还提到了《德布达林》,赵志忠发现“用满语流传至今的民歌也已经不多了,像《空古鲁哈哈济》、《莉坤珠逃婚记》、《德布特林》等著名长篇叙事诗,老人们也只能说唱出一小部分,很难还其本来面目了。”——赵志忠:《清代满语文学史略》,辽宁民族出版社2002年版,第147页。

  [3] 《东海沉冤录》中如是说。

  [4] 《飞啸三巧传奇》的“引子”中提到的,意思是书的头,就是讲述开始的那个书头,或称书的首。

  [5] 最简结的概括是“黑龙江始为将军者,吉林满洲萨布素富察氏,以宁古塔副都统,征罗刹有功,因有是命。”——西清:《黑龙江外记卷七》,商务印书馆民国25年版,81页。更为详尽地介绍其家世和功绩是在富育光的《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此处略去。

  [6] 富育光:《<萨大人传>传承情况》,富育光讲述、于敏记录整理《萨大人传》,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7] 【美】A·W·恒慕义编著《清代名人传略》,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清代名人传略》翻译组译,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8] 吴雪娟:《萨布素革职案始末》,《历史档案》2003年第2期。

  [9] 程迅 王宏刚:《关于满族民间传说<萨布素将军传>流传情况的座谈会纪要》,傅英仁讲述,程迅 王宏刚记录整理《萨布素将军传》,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6页。

  [10] 于敏:《<萨布素外传 绿罗秀演义>传承情况》,关墨卿讲述,于敏整理《萨布素外传 绿罗秀演义(残本)》,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11] 据富育光讲,此部说部整理者于敏删去了很多原稿中所有的封建、迷信色彩的段落。富育光本人认为是对萨布素将军形象的侮辱。

  [12] 满语为“乌朱乌春”,头歌“是叙事体长歌开篇前常见的引子,多以长调、长滑腔、高亢的音律开头,令听者精神为之振奋,有如万马突来、平步惊雷之感,于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思绪融入了长诗感人的情节之中。”

  [13] 关于红罗女和绿罗女的民间故事只见到周爱民1982年搜集整理的“红罗女和绿罗女”,傅庆双、刘恒珍讲述,流传于绥芬河、东宁、温春等地。

  [14] 王宏刚 金基浩:《满族民俗文化论》,吉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13页。

  [15] 马名超:《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访问记》,傅英仁讲述、张爱云整理《满族萨满神话》,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330页。傅英仁提到“傅万金就讲过北方金兀术X、《九尾狐》、《九沟十八寨》、招兵买马。”

  [16] 傅英仁:《傅英仁自传》,傅英仁讲述,宋和平及王松林搜集整理《东海窝集传》,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52页。

  [17] 王宏刚 金基浩:《满族民俗文化论》,吉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13页。

  [18] 马名超:《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访问记》,傅英仁讲述,张爱云整理《满族萨满神话》,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335页。

  [19] 富育光:《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富育光民俗文化论集》,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408页。

  [20] 王宏刚 金基浩著《满族民俗文化论》,吉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94页。

  [21] 王宏刚 金基浩:前引书,第214-215页。

  [22] 马名超:《马名超民俗文化论集》,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334-335页。

  [23] 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5年版。

  [24] 张德生是张德玉的哥哥,现年75岁;裴庆春,81岁;孟昭顺,58岁;霍乃林,83岁。他们都是大四平镇农民。

  [25] 谭彦翘在《<窦尔敦其人其事>质疑》中,颇为怀疑窦尔敦其人、其事,他没有在相关文献中找到窦尔敦的蛛丝马迹。窦尔敦主要见于小说、戏剧中,清人笔记中略有提及,正史中不可考。

  [26] 富希陆在《瑷珲十里长江俗记》中提出“满族乌勒本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汉》、《飞啸三巧传奇》和《北药参证》等皆出(富察)小昌之手。”在说部的流传过程中出现诸多异文也是可以理解的。

  [27] 《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在传承中名称很多:《孤女离恨》、《大丘坟》、《黑水狼儿传》、《宝音福晋和包鲁嘎汗》等。虽然名称不同,但内容均同出一个故事。只不过因说部流传地域不同或因讲述者的阅历和偏爱有别,使说部内容有所侧重和变异而已。

  [28] 1950年冬,富希陆逐字逐句将杨青山讲述的说部记录下来。

  [29] 1980年春,富育光又对《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说部,认真通读并赴辽宁新宾、内蒙哲里木盟和郭尔罗斯查干花等地做进一步调查访问,对说部中的年代与几处地名作了核对。但对已在俄国境内的“卢莱巴那”、“堪扎阿林”等地名,不便核证,依如所讲,保存下来。

  [30] 1953年后,富育光访问黑河职工干部学校教师徐昶兴、下马场祁世和穆昆、大五家子吴宝顺村长等人,对该说部做了核对,并听过他们传承故事的不同讲述。

  [31] 富育光:《<东海沉冤录>传承情况》,富育光讲述,于敏记录整理《东海沉冤录》,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32] 在京师和吉林、卜奎市井街头演唱中有说《大明公主哭东海》、《东海古谣》、《大仓豪族》,皆是其变体;乾隆、嘉庆时江南、江北各书肆有明派艺者,擅说唱《情仇恨》、《大明开国录》。

  [33] 清末同治、光绪年间,富察氏家族《东海沉冤录》的主要传承人是富小昌萨满和毓昆大萨满,后传于先祖伊朗阿,伊朗阿庚子俄难战殁于大岭,“乌勒本”的传承人中断了十余年。——富育光:“《东海沉冤录》传承情况”。

  [34] 又作马喇,姓那喇氏,满洲镶白旗人,顺治朝以来曾在清理藩院、礼部、工部等重要部门任职,博古通今,善交天下人士,尤通晓索伦、蒙古、飞牙喀、俄罗斯等几种语言,对北疆诸民族生活区域民俗掌故极其熟悉。他早在京师理藩院时,“在外国公使中戏讲《东》书以为趣”,可见他很早就熟悉这部说部。此番他奉旨随彭春公等由京师来到北疆爱辉参与指挥雅克萨之战,八旗统领们为激励将士,夜晚篝火如昼,军帐里笑语喧哗,唱讲各族歌舞故事。其间,富察氏家族的《东海沉冤录》,玛拉大人的《血荐情缘传》等,都是众人必听的选段。——富育光:《<东海沉冤录>传承情况》。

  [35] 张石头擅长讲唱,能一连几宿不睡觉, 口若悬河般讲唱数不尽的传说故事,《萨大人传》的主要传承人也是他。

  [36] 富育光提到,《东海沉冤录》原有手抄本,是“1947年至1949年间富希陆回大五家子村居住后, 利用农活空隙, 深夜不寐, 在豆油灯下边回忆边记述下来的翔实备忘纲要, 并经常同当地满族著名说部故事家杨青山大哥, 在一起热心切磋, 不断地充实整理, 最后俩人用白线订成了小型轻便的手抄文本, 在屯里传借, 可惜1948年冬佚失。”——富育光:《<东海沉冤录>传承情况》。

  [37] 有富察氏正黄旗佐领伯奇那大人,抗俄牺牲的将领阿拉密大人,果拉查、嘎哈、嘎泰、达斯哈、祖僧阿、那凌阿、德泰等诸大人以及萨布素之二大爷珠和纳大人,萨布素的叔伯兄弟珠和纳之子、抗俄中殉难的额赫图将军,萨布素之弟党丹佐领,萨布素之子珊拉布、塔林布将军,萨布素的长子雅图、三子雅顺等。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对本书的形成做出贡献的也有朝中的大臣,如马喇、安珠瑚、松筠、赛冲阿、英和、戴均元、倭仁等,他们出于对萨布素将军的尊崇,有的增补了内容,有的润笔赠书,为《萨大人传》题词。大学士倭仁、戴均元、英和等,皆在爱辉萨大人的藏书楼里,留下了自己的墨宝。可惜的是于庚子年,即光绪26年,由于沙俄的入侵,这些珍贵之作全部化为灰烬。——《萨大人传·引子》,第3页。

  [38] 有称《萨克达额真玛发乌勒本》的,即《老主人传》,也有称《萨宁姑乌勒本》或《萨宁姑安巴尼亚玛笔特合》的,即《萨大人传》。

  [39] 富育光:《<萨大人传>传承情况》,富育光讲述、于敏记录整理《萨大人传》,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40] 富育光在谈到《萨大人传》的传承情况时,谈到咸丰朝被贬到齐齐哈尔的大学士英和“热心教授汉文的《萨大人传》,始用两种语言讲诵,族内依旧沿用满语,款待汉官客人时,由通晓汉语族人用汉语讲唱《萨大人传》。”经查实,英和是1829-1831年被贬到齐齐哈尔的,时逢道光朝;而英和于1839年去世,也是在道光朝内,此处应为民众的附会。

  [41] 据富育光介绍,手抄本早已散佚,其父富希陆曾经见过,他根本未曾见过。

  [42] 按照其家谱,似为第十世祖,十一世祖是伊郎阿。

  [43] 其间,何荣恩将《萨大人传》的几种本子记录下来,在“卜奎”逃难时,将稿子重新组合起来粘补,为《萨大人传》的传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44] 谷长春:《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总序,《社会科学战线》2007年第4期。

  [45] 傅英仁讲述,王宏刚及程迅记录整理《萨布素将军传》,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593页。

  [46] 马名超:《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访问记》,傅英仁讲述,张爱云整理《满族萨满神话》,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47] 傅英仁讲述,程迅、王宏刚记录整理《萨布素将军传·引子》,《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48] 根据《萨布素将军传》中程迅、王宏刚《关于满族民间传说<萨布素将军传>流传情况的座谈会纪要》整理而成。

  [49] 为“妈妈坟”、“妈妈调”、“祭妈妈”。

  [50] 赵福昌老人向富育光概略讲了听他阿玛(父亲)讲的《妈妈坟的传说》,已记忆不详。

  [51] 伪满时期,鲁连坤在一个山村小屯里教书,学生少,也算是位校长;解放后种地,开过豆腐坊。

  [52] 刘秉文家三代传“乌布西奔妈妈”,祖父刘西裼,清光绪年间依兰三姓副都统衙门笔帖式,会俄语,知道乌布西奔长歌。他们祖上生活在苏昌沟东,靠东海南角湾,所以讲述中乌布西奔海上东征故事和神话掌握最多。——富育光:《<乌布西奔妈妈>的流传及采录始末》。

  [53] 长白纳殷瓜尔佳氏,东宁老户,是清光绪年间三姓副都统衙门中重要阁僚,通俄语,也讲过《乌布西奔》。

  [54] 富育光:《<乌布西奔妈妈>的流传及采录始末》,鲁连坤讲述,富育光译注整理《乌布西奔妈妈》,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55] 这期间,传本还挺多,比如刘氏本、祁氏本、孟氏本,都是《飞啸三巧传奇》的不同传本,不过在内容上互有补充,文字有短有长罢了。孟氏传本较为完整,但情节、人物均有变动。刘氏传本比较特殊,是汉人讲的,评书特点非常浓,像一本剑侠书,突出了拜师、上山学武艺等内容。

  [56] 富育光:《<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富育光讲述,荆文礼记录整理《飞啸三巧传奇》,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57] 宋和平:《<东海窝集传>研究》未刊稿,据文中内容整理而成。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