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2)

2015-03-24 09:48 抚顺7000 王尧 2568
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王尧对于我和母亲来说,“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我的外祖母。外祖母把我从呱呱落地的襁褓里带到大,在我十二岁时离世,未能享受到她钟爱的外孙子一丝的报答。我对外祖母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想”字,它代表了我永生的思念,它写在我的心里。我母亲是外祖母的爱女、离家...

王尧: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 图1


  但旧社会只要择了日子就是不能更改的,外祖父用什么东西给“破解”的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东西装在酒樽里,放在新房门口的地下埋上。新人下轿进新房第一脚踩上最好。母亲在姑姑的搀扶下第一脚就正正道道地踩上了。母亲盖着红盖头不知道,姑姑高兴得一叠声向双方老人报喜:“踩上了,正正道道地踩上了,大喜!”这一脚由担惊受怕到皆大欢喜。母亲十六岁结婚,还是个发育不成熟的小姑娘。旧时农村的锅台很高大,最小的锅也有18寸。母亲结婚后刷锅够不着,只好蹲在锅台上刷。她只有16岁,根本还是个孩子呢,可见旧社会的婚俗是多么落后!

  善良的民间医生

  母亲聪明、善良,从小就跟外祖父学会了针灸和拔火罐的好技术,无论黑天白日,乡亲们有病随叫随到,到我们家来的病人三、五天不断。有人在门口一喊:“老朱家的,看住狗了”,就知道是来了有病的人。母亲不论多忙也放下手里的活计,热情地接待他们。母亲有专用的棕色罐子,大的拔后背和腰,小的拔头疼和牙疼。母亲能看出病人脊椎穴位处的“火眼”,把针扎上一袋烟的功夫起针,手到病除,治疗头痛牙疼效果最快。有的病人起“羊毛疔”,母亲给挑上两针,疼得直翻滚的病人也在瞬间安静下来了。犯腰腿疼的邻居找我母亲治病,不但扎针也得拔罐子,驱除寒腿的风气。我们姐妹兄弟都念书不缺纸张,母亲一说需要拔罐子,我们就会拆点纸给母亲。只见母亲划两根火柴,用手把罐子迎风扣在穴位上,至少也得20分钟起罐,病人会特别舒服。母亲就会给装上一袋烟,让人休息一会抽完烟再走。

  母亲在园子里种了很多“老青烟”。母亲五岁就要抽烟,外祖父非常宠爱老女儿,就给安个小烟袋锅。可见东北“大姑娘叼烟袋”的风俗是由来已久的。外祖父把老女儿送上黄金村的天主教堂念书。可母亲不爱念书,一上学就说肚子疼,就不去了。母亲没有文化,但心灵手巧,为人又好。因为常年为人解除疾病的痛苦,不求回报的付出,在村里很有人缘。母亲和乡亲们亲亲热热地来往、相处、远接近送的习惯,继承了中华民族和睦相处的古老遗风。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