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少性”的老队长

2015-04-29 21:05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534
在我们下乡的村里,老刘家是个大户,刘队长他们这支儿,是一个祖太爷的公孙。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儿,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娶妻生子比较早,其他支儿都挺穷,祖辈儿都娶媳妇晚,当然孩子也耽误了……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少性”的老队长 图1
资料图 来自网络

  我下乡的时候十九岁,看谁都像挺大。也许是农村人一天风吹日晒的、操心巴力的长得老性。

  我们的队长姓刘,在一家当户里,他是老大。在我们下乡的村里,老刘家是个大户,刘队长他们这支儿,是一个祖太爷的公孙。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儿,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娶妻生子比较早,其他支儿都挺穷,祖辈儿都娶媳妇晚,当然孩子也耽误了,是“穷大辈儿”因此,刘队长比起一家当户的小叔叔小不了几岁。当然就是老大了。

  虽然说小不了几岁,但在我们的眼里还是不小,我们认识的时候,他也有五十来岁了,就是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脑袋铮光发亮,就是后脑勺还有稀稀拉拉的几根儿毛,稀疏的眉毛,一双很犀利又有些不可一世的小眼睛,嘴唇上、下巴上没几根胡子,好似三秋的山峦。到不是不该长胡子,都是他没事就自己用手指甲一根一根地往下揪,弄得七长八短,参差不齐。我们看了问他疼不疼,“不疼,你看看。”说着就用手指甲再下颏掐住了几根胡子,稍一用力,几根胡子就给薅了下来,下巴上有几个小红点点儿,让我们看的有点惊心动魄。

  有的老乡说,刘老大就是“少性”,净干一些和他的年龄不相符的事儿。可他却说:“老要张狂,少要稳”,都老了张狂不了几年了。

  我们下乡后的第一个考验就是秋收。割地别的还好说,就是割豆子,我们是最害怕了,倒不是别的,主要是豆荚扎手,那种叫“铁石达”的黄豆的豆荚最厉害,像锥子一样,黑色的豆荚,黑色的尖角,扎在手掌上,刺进肉皮都能看到黑点儿,手掌都会因此而红肿起来,戴手套都不管事儿。他看到我们面对豆棵战战兢兢、蹑手蹑脚的样子,轻轻的邪歪着眼睛,嘴角流露出一丝蔑视。“操,不让你们下乡,你们这么会知道豆腐是怎么来的,使劲儿攥豆棵,就不扎了。”我们照他说的去做,两手鲜血淋淋。“完蛋的玩意儿,你看我的。”他狠狠地攥豆棵,也怪,豆棵让他捏的稀里哗啦直响,有的都给捏碎了。“你看看我的手,怎么了”?我们看他的手,怎么也没怎么样。再摸摸他的手,好像捏的是一块铁板。厚厚的老茧,几个手指头像楼地的钉耙齿儿。“我靠,我们的手细皮嫩肉,怎么敢和他比呀”!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